论坛
办公室
聊天室


I

N

D

E

X

C

H

I

N

A

|

N

O

V

E

L

新小说
园地
创作谈
碎片
镜头
声音
新闻
出版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中国新小说· 镜头

“中国文学落后我10年”

作者: 汪继芳









 为约赵刚,电话打了五六次,他不是要出去玩,就是正在睡觉,总是很难有时间接受采访。后来他终于定好了1999年8月2号下午两点的时间,地点是南京大学留学生楼“来吧”。一旦答应,赵刚又是个顶真的人,2号上午9点他来电话,问下午谈什么,想有个准备,于是,我将采访提纲告诉他,这个提纲是两个月前就拟好了的。采访很顺利,这得归功于赵刚找的这个地点,赵刚说在“来吧”他感到自在。他告诉我,“我仍这样说”的行为是在这里策划、交稿的,“就是我们现在坐的这个位子,当时人多,又拼了一张桌子。”“来吧”里有七八台电脑,说它是个网吧也可以,装修简单,灯光不像别的酒吧那么昏暗,而且饮料价格较便宜,一杯茶10块钱。



 谈话结束后,他同意让我去他家看看。



 从“来吧”到他住的鼓楼五条巷,步行只要10分钟。赵刚的家里一无装修二无饰物,俭朴、干净。赵刚的卧室兼工作室里,有一个2米高的书架,架上全是世界各国的小说。其中,《在路上》有两个版本,一个是1990年的,一个是1998年漓江出版社的全译本。《尤利西斯》也有两种版本。书架里有韩东签名赠送的《我们的身体》,还有朱文送的《我爱美元》《弟弟的演奏》《我们不得不从河堤上走回去》。



 赵刚的母亲,一个清清楚楚的老太太正戴着老花眼镜在缝纫机前缝一件衣服。缝纫机是上海牌的,赵母说,这是69年他们全家下放时上海的弟弟买给她的。当时买上海牌缝纫机是要凭票的。现在赵母身上穿的圆领衫就是她在这台机器上做的。缝纫机的台板边上,放着一台收音机,音质很好,里面正播着电台的节目。收音机的样子很不一般,是木头外壳的,有一本杂志那么大。这种样式的收音机我还没见过,问是什么牌子的,赵母说,没牌子,是跟他们一起下放的知青们自己装的,“我们花了17块钱买的。因为声音太好了,所以舍不得扔。赵刚的哥哥姐姐给我买了新的,但是你听听……”赵母拿出一个现在常见的巴掌大的半导体,开关一拨,里面丝丝拉拉全是杂音,调不出一个能听的频道。我又认真地把知青们做的收音机看了一遍,外观实在笨拙,木头上连层油漆都没涂一下,上面的光亮是靠20多年摸弄出来的。打开外壳,里面躺着3节1号电池(白象牌的)。如果有知青博物馆,这台收音机应该能放进去。



 赵母很自然地就聊起了家事,她有3个孩子,前面两个都有了自己的小家,眼下只有赵刚跟她一起生活。谈起成了家的儿子、女儿来,她很高兴,说他们都家庭和睦、不生是非,“收入也很好,他哥哥一家3口工资加起来每月有4000呢。”她的意思,还是希望赵刚有份工作,“然后下班再写点什么就行了。”她一直为他没去《每日桥报》工作感到可惜,“当时800多人报名呢,他考取了,却没有去,你看看,不是蛮好的吗?”她对赵刚不接电视剧的活儿也不满意:“八一厂的人来过几次电话,要他写电视剧本,他都不理人家……”“我只想写小说。”一旁的赵刚笑着插了一句。赵母还抱怨儿子不跟她说话,“他写东西时,我不能跟他说话,会打断他的写作,等到吃饭的时候可以说话了,他又在饭桌上摆一张报纸,还是不能说话。”抱怨归抱怨,但我却听不出一点责备。



 5点时,趁阳光还在,我想给赵母拍照。她很快就套上了一件出门穿的短袖上衣,又要去换鞋,我说只照上半身,不用换鞋,她听从了,没有换。我觉得她真是一个特别好的老太太。



 与他们母子告别后,一个人走在路上,心情出奇地好。因为心情好,我多走了一站地才坐车回家。我想,这份好心情一定是老太太带给我的。







  访谈整理好交给赵刚,50多天以后我才去取,上面删改多处,且有两次修改的痕迹,黑圆珠笔一次,蓝圆珠笔一次。他告诉我蓝圆珠笔是我去之前刚刚做的改动。关于评论家、关于女孩子,通通被蓝圆珠笔整段整段地砍去,赵刚笑着说,这是他的隐私。











一、“断裂”







  汪继芳(以下简称汪):在南京,有16位作家参加了“断裂”行为,你是其中之一。我先要问的就是与“断裂”有关的问题。“断裂”问卷的第九个问题是:“你认为中国作家协会这样的组织和机构对你的写作有切实的帮助吗?你对它作何评价?”你的回答是:“对于一个写作者而言,他赖以生存的文学营养的来源与作协无关,但是对于投机写作者而言,作协能够给他们带来现实好处。因此这已成为事实上的投机者云集地。”请问,你的文学营养的来源是什么?你能分辨出谁是投机者吗?



  赵刚(以下简称赵):我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我所说的文学营养指的是构成写作的诸多因素:想象力、阅读或许也包括一定的生活经验。而这些东西都是作协没法给你的。当时“断裂”出来之后,有些人就提出一些疑问,97年南京市文联搞签约作家,那一年有我,这些人就说,人家给了你钱,一年3000块,这就是帮助,你怎么能说没有帮助呢?而我说的文学营养来源跟这个搭不上边,就此而言作协确实没法对你有什么帮助,像阅读,你的阅读是根据自己的兴趣和需要有选择进行的,作协不可能知道每个人的兴趣所在,它也不可能指定你去读什么什么书,这肯定不合适。



  汪:这个来源还包括生活吧?



  赵:是。但不是官方说的那种生活,以前我们国家,或者可以称作体制,就是不定期的组织作家下基层深入生活,那种生活肯定跟自己的生活不一样,它跟你的背景生活是脱离的,比如说我上午写东西,下午出来踢球,见朋友,聊天或者玩牌,如果把你组织到另外一个地方,马上你就脱离了生活。



  汪:你反而脱离了生活。



  赵:对(笑),而且生活这个东西,觉得就是……我们国家一直提的那个叫什么文学要深入生活、来源于生活什么东西的。好几年前跟几个朋友座谈的时侯发过一通厥词,我说自己不信奉这个东西。我并不认为文学艺术来源于生活,或者说它不是唯一的来源,比如说我看过一个北京作家李大卫谈写作与生活的关系的文章,他说有的人是靠生活写作的,而他是靠想像和阅读写作的。



  汪:这是李大卫说的,靠想像和阅读?



  赵:对,想像和阅读。我觉得我在某一方面与他比较相似。美国的一个作家霍格森还说过这么一句话:我从不反映生活,我创造生活。



  汪:还是回到刚才的问题,你能分辨出谁是投机者吗?



  赵:这怎么说呢……



  汪:是从写作上还是做人上?如果是做人,如果我跟这人不熟不了解他,能从写作上看出来吗?



  赵:我是这么区分的,如果这个人的作品写得挺好,那么他投机也无妨。我比较痛恨的是那种小说写的不怎么样又拚命想在体制内捞取实际利益的人。因为受专业水准制约,他们无法通过正常途径争取到利益,惟有通过革命的姿态——并非真正的革命——以实现自己控股革命果实目的。其实在这个问题上我的观点并不在于一个人是否投机,而在于他是否写得好。如果写得好,他可以投机,在我这里是过得去的。



  汪:“断裂”第十问是关于《读书》和《收获》的。你说他们正逐渐演变成一种新型的文化快餐,你心目中理想的刊物是什么样的?



  赵:理想的刊物……它对艺术应该有一种比较宽容的态度,在坚持自己的艺术主张的同时应该容纳兼顾更多艺术形式艺术流派的作品。我不知道其他“断裂”参与者怎么看这个问题,就我而言觉得问题不仅仅是《读书》、《收获》这一家二家的,中国很多杂志都非常平庸。好的刊物几乎不存在,稍好一点的刊物还是由于某一二个编辑的原因,出于他们良好的文学修养以及宽容的品质才使得自己的刊物具有了一些亮点。像《作家》的宗仁发,还有诗歌界的曲有源和八十年代中期的徐敬亚。他们或许也发过一些不明不白的东西,但有些当时不为人所知的东西,是通过他们的宽容才登上了杂志或报纸的,这就很了不起的,很需要勇气。现在一般的编辑很难做到的,尤其对于一些既非女性也非70年代出生的无名的作家而言,第一篇稿子发出来特别艰难。



  汪:《大家》怎么样?



  赵:有点乱搞,说不清楚的,它今年不是推文学实验吗?它自己本来就没有多少准备,通过今年它所发表的一些作品来看也很一般。匆匆忙忙组织起一批作家,却不知道想达到一种什么样的效果,心中无数,今年他们在这一点上是失败的。



  汪:《花城》呢?



  赵:《花城》我觉得比《收获》好一点,《北京文学》也挺不错。



  汪:现在最好的文学刊物是哪一家?



  赵:不能这么说,可能只能说一个稍微好一点的刊物,里面总是有那么一个或两个不错的编辑,只能说是编辑好,因为一个刊物还有其他的编辑,编辑之上还有还有主管部门,这些因素会打掉很多的折扣,把当时的一些艺术构想啊什么的打个折扣。



  汪:在你的印象中,还有哪些好编辑?



  赵:李敬泽。《人民文学》的。南京这边年轻一代写作者他基本上都发过了,都是在他手上发的,各种风格的他都发。依我看有的作品他也未必真的喜欢,但还是发。这就是一种宽容,而这种宽容是建立在一种健康的修养之上的。



  汪:需要人推荐吗?



  赵:……反正我是没有让人推荐,就是这么寄过去的直接寄他名下。一个编辑能做到这个份上就挺好的。这一切在于他自己,他能够允许不同风格的作品在刊物上出现。这其实跟一个编辑的艺术品味和修养有关,我觉得一个编辑最美好的品质、优秀的品质应该是宽容,宽容绝对应放在第一位,眼光是第二位。你看不懂、不喜欢这都很正常,但你不要无端地阻止它们登上杂志。



  汪:还有好编辑吗?



  赵:《漓江》的鬼子(《漓江》已停刊)。



  汪:为什么会参加“断裂”行为?



  赵:对文学现状有点不满吧。正好朱文他们组织这个行为,觉得有些问题还挺好的。



  汪:问卷发表后,对你的创作和作品的发表有哪些影响?



  赵:这个影响据说是有吧,我听说南京的哪一级的主管部门发了个文,对这批人说是有几个“不”:不讨论,不批评,不宣传,三个“不”,还是四个“不”,好像是这样的。还有传闻,说《小说选刊》以后不选这批人的东西。作品发表方面……去年整个一年在写长篇,今年就没什么稿子,现在刚刚恢复写中短篇,所以几乎没有什么感觉,发表上也基本没有问题,反正这一家不发就到另一家去。







二、经历







  汪:你第一篇小说是什么时侯发表的?



  赵:82年。



  汪:你那时只写小说?



  赵:对,84年开始写诗,后来把小说停掉了。然后在90年又开始写小说。82年发的那篇小说,是我拿到的第一笔稿费。



  汪:82年写的,82年就发表了,就是说,你在创作这条路上还是比较顺利的?



 赵: 还行。



  汪:不顺的时侯是在……



  赵:93年到96年,稿子发不动,随便怎么弄就是不行,当时挺灰心的,我没怀疑过自己,只是怀疑自己置身的中国文坛的真实性,那些火红的作家随便写出来的字会是真正的文学吗?我跟他们怎么就不一样呢?为什么他们的东西能发我的作品就发不出来?可是后来突然一下子又好了,见鬼!



  汪:是什么原因呢?



  赵:实际上是编辑的问题,我还是老样子。



  汪:没有任何改变?



  赵:对。时间最长的是85年写的一篇小说,后来到96年才发出来。



  汪:11年。



  赵:11年。我开玩笑跟朋友说,中国文学落后我10年(笑)!



  汪:那个短篇叫什么名字?



  赵:《沿着南京大街》。刚写出来时是寄给《天津文学》,责任编辑来信说要发,后来可能是送审没通过吧就没有回音了。96年我把它给《当代小说》的刘照如,我明着说这篇小说是10年以前的,但到目前我自己还是很喜欢,我说你要是喜欢你就发,你要不喜欢就不发,后来他发了头条。



  汪:文学这条路挺难的。



 赵:是,反正就是觉得自己确确实实跟中国文学的节奏不是太合拍。我现在有种感觉,就是自己如果没有什么想法,跟着中国文坛固有的风气照葫芦画瓢地适应或者说顺应它的话可能好一点,作品发表拖的时间不会那么长,可如果你想在自己的作品里体现一点自己的艺术设想啊什么的,那可能就需要时间,人家要慢慢地去认识与接受,这是一个无法省略的过程,也是没办法的事。就我而言我肯定不愿意仅仅为了尽快发表而改变自己的写作原则。相对于某些写作者而言,中国的文学编辑从一开始就已经老了,他们只能欣赏自己的“身高”能够够得着的作品,超出这个高度的东西他们就甩手不管了。更糟糕的是他们对于新一代作家的理解也是按照某种身体的惯性来进行的,想当然地将某一二个作家幻想成新生代作家群中的“领袖”人物,然后照着“领袖”的模式去选择作品,容不得别的风格的作品,所以我的作品发表严重滞后于写作,损失最惨的是我的一部长篇。我是91年写的,到97年杂志上才开始发了一个章节,然后今年99年才把书出出来,时间跨度几乎又是一个十年。对于一个写作者而言,他能有几个十年?



 汪:这部长篇叫什么?



 赵:《北纬32°》



  汪:《北纬32°》写的什么?



  赵:很散乱,有相当一部分是纪实的。写这个小说之前两个月,专门把两年的《光明日报》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作品里的时间跨度非常大,写崔健代表的摇滚在中国的崛起,相对应地写到了约翰·列农,还有鲍伯·迪伦什么的,还有变魔术的大卫·科伯菲尔,整个的一个线索就是虚构了一个机器人,让他来到南京正常地生活,发生了很多希奇古怪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完整的故事。



  汪:你是哪一年从工厂里出来的?



  赵:88年。后来我在厂里就皮掉了嘛,一上班就往家跑,早上一进厂门,不一会儿就从后门溜出来了,回来就写东西,或者看书,也出去玩,在厂里就是呆不住,8小时特别难受,后来……也是因为自己工作态度不好吧,领导有一天就跟我讲,你回去吧,不要再来了。然后什么手续也没办我就回来了。



  汪:后来你的关系放在什么地方?



  赵:关系我跟他们讲的,我说放在厂里面(笑)。



  汪:那时你已经是作家了……



  赵:单位里不知道,我一直跟单位隐瞒这些事情,他们特别恨这些事。



  汪:有篇文章说你自动下岗。



  赵:其实也不是,是他们勒令我“走人”。



  汪:在厂里8年,也应该学了点技术吧?



  赵:我的工种是修车。



  汪:这个手艺能学点还是不错的……



  赵:不行,整个不干活,人都皮掉了,不乐意干活。所以后来他们说到自由作家什么的,一介绍我就特别难过,说赵刚是为了写作然后从单位辞职了什么的,其实也不是这么回事儿,实际上我就是想游手好闲,就习惯这种生活。哪怕不写东西,我也还是不乐意去上班。



  汪:兴趣不在那儿……



  赵:对,兴趣不在那儿,只要让我坐班的工作,我都不喜欢,所以我为什么说喜欢到大学里去呢,它不要求坐班嘛。



  汪:到现在为止,一共发表了多少字?



  赵:100万字。



  汪:不包括诗歌?



  赵:不包括。以前是每年10万字,到了96年时每年20万字,去年又写了一部长篇,但还没出来,我准备再等个8到10年之间吧(笑)。没办法,谁让我领先中国文学10年呢!







三、文学







 汪:谈谈你喜欢的作家……



 赵:中国的不多。但有些可能比较有感情吧,像《艳阳天》。小时候有一年夏天没书看,就把三本《艳阳天》看完了。挺有感情的,无论是对浩然还是对《艳阳天》。



 汪:那时你多大?



 赵:12岁。那时候没东西可看。我小时候看书特别疯狂,一天一本一天一本这么的看。家里面那些书整个儿不够我看的。国外的,后来看得比较多一些,主要是法国文学。写东西之后,就逐渐开始有意识地读些书。



 汪:读哪些法国作家的作品?



 赵:克勒齐奥、芒迪亚诺、佩雷克,被誉为“法兰西三星”的三个人,有段时间对美国的犹太作家也挺感兴趣,比如罗斯、海勒、辛格等等。专门去买他们的书来看。补充一句,芒迪亚诺也是犹太人。



 汪:他们的作品比中国作家的好在哪儿?



 赵:丰富,充满智慧和想像力。



 汪:博尔赫斯喜欢吗?



 赵:不喜欢,相当不喜欢,特别讨厌。还有马尔克斯、米兰·昆德拉我都不喜欢。他们匠气太足,尤其像博尔赫斯,气特别短,他的小说很明显的看出是做出来的,他做的很华丽很花哨,但是却不是创作。所以我常对人说自己挺喜欢朱文的小说,他不做,小说里有一股血性,与众不同。反正我很看重有创造力的东西。



 汪:南京你们这批作家的东西你看吗?



 赵:看。



 汪:喜欢鲁羊、韩东的作品吗?



 赵:不喜欢。顾前早期的东西我挺喜欢。韩东可能还得往下写吧。鲁羊的文学责任感似乎过盛了一点,好象总是渴望在一篇作品里完成所有的艺术构想,太沉重了。



 汪:你怎么看朱文的小说?



 赵:我觉得他的作品有一种生长的质地。



 汪:喜欢朱文的哪一篇?



 赵:《我爱美元》。其实他那段时期的作品都不错,作品很整齐,这就是一个作家的能力。



 汪:你老是说到“做”,你解释一下这个“做”?



 赵:这个问题我看应该怎么说啊……



 汪:你意思是说要想到哪儿写到哪儿?



 赵:对,有这个条件,假如你真的才情横溢的话,你完全可以做到意随心动,没必要非得在某些局部做得很完美,扯远一点说我还比较喜欢《在路上》,凯鲁亚克的。这部作品是一鼓作气写出来的,三个星期写了几十万字,没法做也没时间做,他真正要做的话,也会把它做得很精致很完美,这部作品绝对具有再加工的成份和余地,但一旦做的话,就把整部作品生命力破坏了。



 汪:你说的是观念上的东西?



 赵:也是技术上的,“做”是一种技术。不过如果太铺张了,则会走到另一个极端上去。



 汪:这个蛮难把握的……



 赵:唯有大家才能把握。



 汪:作家本人的生活得有意思?



 赵:这个肯定是有联系,但是这是一种错误的逻辑,容易给人以一种虚假的文学幻象,好象只要如实记载下生活——有意思的生活——就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小说家了。不是,其实还是需要才情,不是所有有意义的生活都能成为好小说的;生活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才情。现在有一些作家非常热衷于这种生活报告式的写作,这怎么能算得上是创作,说好听一点它是“报告文学”,说得不好听一点其实就是作者在向编辑和评论家炫耀经历,至于读者可不会买他们的帐。



 汪:你觉得才气和勤奋哪个更重要?



 赵:才气。勤奋至多是劳动模范吧(笑)。







四、写作







 汪:一般对你的小说是怎么评价?



 赵:据我听到的而言,好像还不错吧(笑),反正说不错的都是当面说的,说不好的肯定要背着我说,所以不好的就没有听到。



 汪:评论家是怎么评论你的小说的?



 赵:这个问题应该问评论家。



 汪:当代的作家里你还看谁的作品?



 赵:主要是青年作家的东西。他们有些作品让我特别害怕。有一次我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一篇小说,是写医生的,我觉得挺好的,作者名记不清了。小说的名字好象叫《你一生中看过几个医生》,写得特别的海阔天空、天马行空、东扯西扯的,但是它又特别完整,哎哟,不得了!



 汪:你就怕这种人?



 赵:对,就怕这种人。其他的不怕。那篇小说就几千字,但写到了华佗、扁鹊什么的,古往今来,很开阔,但是又很完整,特别棒。现在的中国小说挺单薄的,包括这些所谓新生代的一部份作家,一个故事说完了就没了,看不出别的东西来。可以这么说,现在的小说家还停留在讲故事的阶段。什么时候我们把小说的故事抛弃了,中国的小说才能有一个质的飞跃。你看这么多年中国小说一直没变,变的只是内容和叙述故事的方式,比如我们以前是编别人的一个故事,现在则是讲自己的一个故事,其实都是在讲故事。



 汪:读者看小说,还是愿意看一个好看的故事。



 赵:好看不一定非要是故事呀。我看过一个美国作家奥伯莱恩写的一个短篇,《大兵们都带些什么》,它也没有什么完整的故事,而且罗里罗嗦的,但是它有些东西特别能抓住你。比如写大兵们出发前都带些什么东西,然后就开始罗列什么步枪啦军刀啦,什么去马房啊药啊等等等等,乱七八糟的,然后笔锋一转又写到一个17岁女孩的照片啊什么的,挺好看的。好看真不在于故事,真的不在于故事。在我的认识里,小说是没有疆域的,它或许包括情节--是情节而非故事--但是不应该局限于情节。文学发展到今天,如果我们还停留在讲故事的阶段,对小说绝对是一种反动。



 汪:这会不会变成散文呢?



 赵:不会,它恰恰不会是散文,因为小说里面有些元素决定了小说的特性,你把握了小说的几个元素,你再怎么写都不会写成别的文体。



 汪:是哪几个元素?



 赵:(笑)……我曾经在一个创作谈里说过,我认为小说的元素是知识和文化,社会经验啊生活经验等都属于知识范畴。



 汪:你怎么看小说对语言的要求?



 赵:语言在我看来就是一个人身上的一件衣服,你不能抛开这个人去谈他的衣服,就像你不能抛开你的小说去谈语言一样,小说所要表达的东西,应该具有什么样的形状,你的衣服才具有什么样的可能。并不是一个人掌握了一套语言系统就可以成为一个好的小说家,它肯定要随着作者进行中的小说写作而产生变化的,今天作者写到一个地方时会有一种与此时此刻的内容、情绪相适应的语言出现,明天写到另一个地方,可能会是那一种风格的语言了。一句话,是小说决定语言,而不可能是语言决定小说。



 汪:对你来说,在写作时,考虑更多的是小说的语言还是结构或其他的什么?



 赵:考虑……吸引我能让我写下去的应该是一个话题,我写小说开始必须要有一个好的话题,然后照着这个话题你就一直往下侃吧。有了一个好话题就能吸引人,但它不一定非要是故事,在这一点上它符合我的逻辑。其实对我而言,写作就是跟一个特别谈得来的好朋友聊天,你必须愉快,然后你才有可能完成你的一些东西,有些东西是在写作当中自然而然出来的,在一个话题中途会有很多岔道,它诱使你拐弯,拐到别的话题中去,你要选择一个最好的,接下去。一个短篇里只要有三个好的转变的话,这篇小说就不会差。







五、女孩与足球







 汪:有固定的女朋友吗?



 赵:有。



 汪:让你满意的女孩是什么样的?



 赵:这个……不做作就行。



 汪:你是怎么喜欢踢足球的?



  赵:(笑)从小就喜欢,开始喜欢看,主要受我哥哥影响,后来身边有些踢球的,就开始踢,瞎踢。



 汪:足球运动为什么会让你着迷?



  赵:它跟我的写作有点关系。写作是单个面对一些问题,而足球它可以把所有的朋友都集合起来,它是群体的,写作是个体劳动。最快乐的时侯就是写完东西,然后去踢场球。



  汪:你们A6队每个星期六的那场球?



  赵:不,我踢得比较多,我还跟其他一些朋友踢,我一星期基本上在三次以上,我从小是练百米的,身体特棒。



  汪:除了足球,还喜欢什么?



  赵:曾经也喜欢过一阵音乐,想过组个摇滚乐队。



  汪:是在什么时候?



  赵:80年代末。



  汪:你在乐队会是什么角色?



  赵:前锋(笑)。











(访谈作于99年,被收入江苏文艺出版社《世纪末的文学事故》一书,作者:汪继芳,成书时标题被出版社改为“语言是一个人身上的衣服”,现予以恢复)





[ 全文完成 ]

::





::

【 范二十一 作品】
...................
明天天亮前,世间将有巨变 :::
安化街少年群像 :::
第二种类的天使 :::
钢筋混凝土之神 :::
白马之旅 :::
黄犬隐士 :::
山像是自己走到了高处 :::

【 葛芳 作品】
...................
梦经 :::
马蹄行走 :::
杂花生树 :::
金兰桥 :::

【 李昕 作品】
...................
撒旦的花束 :::
密 室 :::
少女之死 :::
海豚宾馆 :::

【 司屠 作品】
...................
故人豫襄 :::
满是大海的保龄球(001—070) :::
但我不能追逐爱情 :::

【 孙智正 作品】
...................
大年夜 :::
《句群3》:重复和差异 :::

【 杨莎妮 作品】
...................
巧克力蛋糕店 :::
大桥 :::
冬至进补 :::
七月的凤仙花 :::


【 8439 作品】
...................
盖:::
倒春寒的魔法书:::

【 9√81 作品】
...................
丹江河漂流:::
下火:::
倒影:::

【 阿贝尔 作品】
...................
在飞地上:::
与一盏灯斗争的三个美人:::
寻妻:::
水果糖:::
彼岸的雕:::
怀念与审判:::
天使寻访记:::

【 白莹 作品】
...................
手:::
丁诺的怪病:::
沿着铁路回家:::

【 才少爷 作品】
...................
锄头:::
好像要发生什么事:::
我们如此需要女人:::
你不知道我有多爱她:::

【 陈集益 作品】
...................
一次战争的描述:::
一头猪的遭遇:::
青 蛙:::

【 陈剑冰 作品】
...................
旅途中的音乐是什么:::
寻找古镜:::
红 痣:::
全 蚀:::

【 陈卫 作品】
...................
伤痕:::
冰 桃:::
红:::
喜马拉雅山上的温暖:::
被迫接受(二):::
中间:::
被迫接受:::
世界:::

【 杜撰 作品】
...................
旅行印象:::
鲜血梅花:::
巨乳时代:::
追随一只双肩包浪迹天涯:::

【 耳环 作品】
...................
在砾石与瓦草间行走:::
馄饨如梦:::
香 果:::

【 格那丁 作品】
...................
河上:::
佛教香客在圣地拉萨:::
画外:::
疾病研究:::
医生:::

【 顾耀峰 作品】
...................
酒香四溢:::
苏东坡客死毗陵驿:::
孝陵卫的落叶:::
触摸:::

【 郭平 作品】
...................
金先生的旅行箱:::
格律诗:::

【 何晴 作品】
...................
美狄亚:::
塑料时代:::
朝阳街...:::

【 黑米 作品】
...................
帽子:::
夜正中央:::

【 洪莱 作品】
...................
孤Q正传:::
螃蟹:::
初中生老皮:::
莫泊桑的手表:::

【 胡昉 作品】
...................
生:::
维他命:::
购物乌托邦:::
社会大学:::
成人电影频道:::

【 胡焕胜 作品】
...................
渔夫马丁的故事:::
淮南子:::
罗宾先生的割礼:::
我在鸽笼的羊群:::

【 吉木狼格 作品】
...................
今天我不想惹麻烦:::
俄尔则俄印象记:::
少年朱小康:::
雨的故事:::

【 江南渣子 作品】
...................
海 盗 船:::
水缸里的月亮:::
秘 密 抵 达:::

【 拉撒路 作品】
...................
羊乐园:::
十七号一家故事:::
关于Uncle M:::
羊毛围巾:::

【 黎幺 作品】
...................
挂在嘴边的人三:::
挂在嘴边的人二:::
挂在嘴边的人:::
关于一只刺猬的伪命题:::
肉麻的意义:::
快乐的没有几个:::

【 李大卫 作品】
...................
出了一趟差:::
壮志凌云:::

【 林苑中 作品】
...................
雲上的伊莉莎白:::
万有引力之虹:::
沙发上的月亮:::
缤纷来客:::

【 凌云漫步 作品】
...................
帝国复兴或荒诞不经:::
守株待兔:::
围墙:::
救命绳上的英雄:::

【 柳营 作品】
...................
水妖的声音:::
窗口的男人:::
王 者 有 病:::

【 鲁毅 作品】
...................
简单的、显而易见的、:::
没有这个地方:::
补充与说明:::
一天24小时:::
她:::

【 吕军 作品】
...................
乱 步:::
我爱国王:::
男 解:::

【 罗鸣 作品】
...................
左边城市:::
树上的眼睛:::
水:::
国王:::
丁克先生的最后时光:::
空间:::
白色:::

【 马铃薯兄弟 作品】
...................
夜色玫瑰:::
消失的朋友:::
可伶可俐:::
虚构:::
幻觉:::

【 孟秋 作品】
...................
雾:::
谁出卖了哈姆莱特:::
空话,空话,空话:::
兄弟之乱:::
你想和历史照一张相吗:::
天真杀人:::
多余的德行:::
菁菁校园:::
撒旦福音:::
暗泉:::

【 彭希曦 作品】
...................
我房门上的37张便条:::
南来北往的风,吹得我特他妈休闲:::
卡夫卡与刘德华:::
彭希曦先生:::

【 邵风华 作品】
...................
春节:::
不成熟的男人:::
汽车伟哥:::

【 斯继东 作品】
...................
盗版粱祝:::
白莲堂路144号:::
我知道我犯了死罪:::
我没有父亲:::

【 索尼 作品】
...................
我要去巴黎:::
畸形:::
马格正在死去:::

【 王传宏 作品】
...................
处女:::
社会新闻----有关1996年冬天的一个案件及其他:::
有风过耳:::
谋杀:::

【 王寂 作品】
...................
众神的黄昏:::
镶嵌:::
瞬间:::

【 王一 作品】
...................
行走的门:::
通道:::
关于一条鱼的命题:::

【 西途 作品】
...................
九香:::
对话:::
父亲出走的前前后后:::

【 杨邪 作品】
...................
小说:::
玩笑:::
弟弟你好:::

【 杨遥 作品】
...................
表哥和一次青岛游:::
膝盖上的硬币:::
闪亮的铁轨:::
柔软的佛光:::
你到底在巴黎呆过没有:::
二弟的碉堡:::
白马记:::

【 妖瞳 作品】
...................
光天化日:::
完美的呻吟:::
男人抱紧尸体抱紧我:::

【 弋舟 作品】
...................
遍地诗意:::
时代医生:::
黄金:::
我主持圆通寺一个下午:::
克服:::

【 育邦 作品】
...................
飞 鸢:::
镜 子:::
弹 弓:::
“七·一五”备忘录:::
羔羊的忿怒:::
氓:::

【 袁群 作品】
...................
风先生的下午:::
为何是烟云:::
树鼠:::

【 张敏燕 作品】
...................
美人鱼:::
猫女:::

【 赵刚 作品】
...................
我的姓氏,父亲的帽子:::
时间追击:::
郭图的手枪:::
抄近路:::
锻炼:::
7月39日(长篇节选):::
26岁,时间或光线(长篇节选):::
北纬32°(长篇节选):::
流 淌:::
我的右手:::
疯车:::
等待戈多:::
窗户:::
怠速(中篇):::
小家伙我不懂你说什么:::
一个人或30岁:::
怠速(短篇):::

【 赵月斌 作品】
...................
裸行:::
狂犬日记:::
关于合欢的三种说法:::
一九六○年的月饼:::

【 周海荣 作品】
...................
爸爸和贼:::
最好的一天:::

【 朱也旷 作品】
...................
流氓犯临刑的午后:::
在班车上:::
远望像教堂:::
黄泥路:::
从午夜到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