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办公室
聊天室


I

N

D

E

X

C

H

I

N

A

|

N

O

V

E

L

新小说
园地
创作谈
碎片
镜头
声音
新闻
出版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作者: 白莹

    他坐在她对面,和一个女孩子热烈地交谈着,说她不知道的人和事。她并不插嘴,低着头,斜眼看他的手。他乐呵呵地说着,右手搭在桌子上,左手则不断地在胸前比划,手背靠右的地方,一颗大黑痣在比划之间时隐时现。这让她突然有些惊讶,奇怪了,都跟他谈了四年的恋爱了,为什么从来没有发现他那儿长着一颗黑痣。她略微偏偏头,仔细地盯着那颗大黑痣,在昏暗中,她似乎还看见上面长着两根细长细长的毛。

      她不易觉察地笑了起来,转而看自己的手。这是一双温润、细腻、白皙、纤细的手。暗的灯光下,手背上,仿佛铺了一层光。她是一个长相平平的女孩,但是这双手为她赢得了无数歆羡的目光,也为她赢得了几次爱情,比如现在坐在她对面的这个男人。他最初对她感兴趣,正是因了她的这双手。她记得那天,她去朋友的单位,碰到了他。朋友介绍他们认识的时候,他略微打量了她一下,“唔”了一声,点点头,就顾自忙开了。这是一个高傲的男人。她心里有一种受伤的感觉。吃饭的时候,很凑巧地,她坐在他身边。起初,他瞧都不瞧她一眼,后来酒上来,她主动为他倒酒,弄得他有些不好意思,他赶紧站起来,欠了欠身子。就在这个时候,他看见了她的手。他愣了一下,瞅着她的手好半天,没有移开目光。再看她的时候,她发现,他眼里,突然多了一层柔情。她看了看自己的手,暗自笑了。

      她是在十六岁那年意识到这双手的好。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洗过一个碗、一件衣服。以前是妈妈为她打理一切,现在,则是素不相识的小时工,两天来一次,为她清洗积攒下来的碗和衣服。她千方百计保护自己的双手,决不让它沾一点化学物品,比如洗洁精,比如洗衣粉。这些东西,在她看来,简直跟魔鬼没什么区别。它们会腐蚀她的双手,直到她的手变得跟这个世上普通女人的手一样,粗糙、皱皱巴巴,毫无美感可言。她知道,失去这双手,她将毫无长处。她想,一个女人,如果毫无让男人动心的地方,那么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她爱着自己的手,都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只是她自己还没有觉察出罢了,她觉得这样的爱是正常的、理智的,情有可原的。她摆在卫生间柜子里的化妆品、护肤品基本都是为她的这双手准备的,高档洗手液、护手精华液、手用防晒霜、手膜、手用去角质膏(是她托朋友从加拿大带回来的),等等,应有尽有。她常常打量着这些护肤品,内心由衷地感到欣慰,有了这些护肤品,她至少能够保养好自己的双手,尽可能减轻岁月的侵蚀。她知道,自己可以避开洗洁精,避开洗衣粉,避开一切有可能对手有伤害的物品,但却无法避免岁月,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她的手会慢慢地干瘪下去,冒出星星点点的老年斑,手上的皮变得皱皱巴巴,惨不忍睹,像她现在看到的每一个老太婆的手。她每次想到这里,或者每次不经意地看到老太婆的手就忍不住打寒颤。她提心吊胆,她希望她的手永远保持这个状态。她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够拥有一样什么东西,使她的手完全抗拒岁月的侵蚀。

      

      如果说,他是因为她的手而爱上她的,那么,现在,他也是因为他的手而离开她的。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开始和结束的原因惊人地相似的。他觉得这个女人爱自己的手已经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他和她相恋四年,第三年开始同居。这一年里,他过去对她所有的美好印象消失殆尽。她已经在家里整整呆了一年多了,原因很简单,在上班的公交车上,她不能也无法避免别人碰触她的手。她不洗碗、不洗衣服,甚至有时候连饭也不做,原因是,油烟熏着她的手了。不得已洗菜什么,她非得要套上手套,偶尔手上溅上了脏水,哎哟哟不得了,一整天就得听她不听地叫唤:“完了,完了,我的手完了。”然后,就是拼命地擦各种各样他根本叫不出名的护手霜之类的东西,如果时间允许,她会花掉一至二个小时的时间,不厌其烦、细致入微地做手膜,繁琐到令人无法忍受的地步。一旦有陌生男人握了她的手,就在那只手刚刚离开她的手的那一刻,她转身就找洗手间洗手。弄得好几次他都很难堪。他提醒过她不要这样,这样有些太不礼貌了。她哼了一声,说:“在我看来,没有比我的手更重要的啦。”

      他带着她一起参加朋友的聚会,离开的时候,对方很热情地将他们俩送到车站,握手告别,然后目送他们坐车离去。在车上,她因为没有洗手而浑身不自在,掏出舒洁牌香薰纸巾不断擦拭自己那只被别人握过了的手,擦过后,还要把手举到半空,翻来覆去地看着,对他说:“你瞧瞧,你瞧瞧。”她那样的神态就好像那只手,被人家一握就缺掉了一个口或者平白无故地少掉了一个手指头。他对此感到极为愤怒,他没有见过一个女人像她这样“恋手”。有一次,他再也忍受不了,咆哮着对她说:“够了够了,你他妈的,你能不能不要再摆弄你的那双手了!”她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没再吭声,他莫名其妙的愤怒使她无缘无故感到害怕,感到自己会因此而失去双手。她的内心深处,对他的爱,突然消减了很多。

      今天的聚会其实有些可笑。她和他,都已经没法再继续了。坐到这儿,好像只是为了告别。他带了两个女人和两个男人来。他们谈笑风生,说着各种有趣的话题,对某某人评头论足。她不感兴趣。但她耐心地坐在那儿,用手摆弄着开心果的壳,在厚厚的玻璃桌上,叠一个名字,叠一朵花,叠一样自己也看不明白的形状。想着自己的心事。偶尔抬头,看见落地玻璃窗外人来人往。一对小情侣走过,那个男孩冲她笑,她也对他笑了一下,并扬扬手,他也扬手。然后,他们走了过去,没再回头。她把开心果的壳打散,反来复去,叠啊叠。灵魂早已逃离,躯体却依旧傻坐。他带来的一个男人,坐在她身边,时不时找个合理的籍口,碰一下她的手。她的厌恶达到了极点,感觉自己的手上密密麻麻爬满了小虫子。她不停地起身上厕所洗手,用的,是自己随身携带的法国高档洗手液。这样往返三次,再回来时,她觉得自己已经再也无法忍受那个陌生男人对她的手的搔扰。她尽量离他远一些坐着,把自己塞在一个角落,默不作声,从头到尾,摆弄开心果的壳。它们大小不一,凹凸不平,使她叠出来的东西充满质感。她看见自己的手,在那些开心果壳的上方,像一只美丽的蝴蝶一样翻飞。她浑然忘记了身边的人,为自己的双手而着迷。

      

      她在阳台上站着,把自己的手举起来,举过头顶,让阳光从手心穿过手背,她看见自己纤细修长的手晶莹剔透,白皙透明的皮肤底下那些可爱的小血管闪着幽蓝幽蓝的光,指关节间,一层白色的淡淡的绒毛柔顺得让人心疼,手指甲带着一点嫩嫩的粉色,像初生的婴孩,安静地卧在那儿。她的手上没有一点装饰(她怕那些装饰伤害手也夺走手的光彩)。她已经这样反反复复看了半个多钟头了。他从这间房子搬出去几天了,她毫无由来地感到轻松。她喜欢这样一个人呆着,她再怎么摆弄自己的双手,也不会有人冲她嚷嚷了,也不会有人对她说:“你他妈的!”她心满意足。她再一次看了看自己的手,恋恋不舍地把它收起来,离开了阳台。

      她是和他一起搬到这个地方的,当初说好了,一年以后结婚,但一年以后,他们结束了。这也很好。反正也有一个“结”字,总算是一种结局。他在提出分手后,为她洗了一次碗、一次衣服,整理了一下衣橱,就离开了。她什么也没说,坐在两人一起买的一把藤椅上,反复看着自已的双手,听着他干活时发出的各类声音和最后他开门离去的声音。很平静地坐了一下午,只到夜幕降临的时候,她才猛然想起什么似的,伏在自己的宝贝双手上嚎啕大哭起来,可是一会儿,她就不哭了,因为她看到泪水流到了手上,她赶紧直起身来,从茶几上的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巾,轻轻地把眼泪擦掉了。她忘了哭了。

      她重新开始单身生活。有时候,走在路上,一个人孤零零地,她会想,是不是该找个人爱。可是等到她的眼光一碰触到自己的手,她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她害怕会有人再一次因为她的手咆哮着对她说:“他妈的。” 她爱着自己的手,她不想让它受到一丝委屈。只是这几天,有一个念头,无时无刻不困扰着她,那就是如何才能够永远让手保持现在的这个状态。两天前的一个中午,她在不得不出门的时候,坐了一趟公交车。还好,车上人不多。她捡了一个位置坐着,她的旁边是一个女人,她低着头,没看到女人的样子,但她看见了女人的手。或许是从窗外射进来的阳光让她感到炎热,女人拿一只手不停地搓另一只手,呼哧呼哧,她斜眼看着那双手,黑色斑点密密麻麻,皮肤是粗糙的,一些比皮肤更粗硬的绒毛长在指节间,细碎的白色皮屑在阳光底下飞舞。她看着,心里忍不住感到一阵腻烦。她想,这样的一双手,再搓,恐怕也搓不出什么名堂来。好奇心让她突然想看这双手的主人。她抬起头,不经意地看了一下,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她突然又无端端地打了一个冷颤,现在,她离五十多岁还有二十来年,如果,如果,有一天,我五十多岁了,手会不会变得跟她一样?哦,不,我宁愿死掉,也不要这样的一双手。她惊恐地想到,越想心里越害怕,等到前头有人下车的时候,她逃也似的离开了那个女人。好像,这样,她就能够避开那样的结局。

      那天晚上,回来后,她上楼时,又看见了另一个老女人的手。当时,她正往楼上走,那个女人往下走。她听到脚步声抬了一下头,一下子就看到了那个女人的手。那双手比公交车上那个女人的手更加可怕,皱巴巴的皮肤耷拉着,惨不忍睹,老年斑密集得难以插针。她站在那儿,简直喘不过气来。那个看上去有六十多岁的女人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径直下楼了。

      一种恐慌紧密地控制了她的内心。打那以后,她常常想起那两个女人的手。有一次,坐在藤椅上,查看自己的手,看着看着,这双手突然就变成了那两个女人的手。她吓坏了,赶紧站起来冲到卫生间洗手,还好,洗完后,这双手还是她的手,依旧那样美丽、纤细、修长、光滑、圆润。但她再也不敢掉以轻心了,她不停地看自己的手。有时候,走路,走着走着,她突然停下来,伸出手,察看了好一会,直到确定手上什么都没有发生,她才能继续走路。

      她开始不停地做各种和手有关的噩梦。有时梦见自己的手被什么东西腐蚀掉了,只剩一副空空的皮囊,那副皮囊就在黑暗中伸出五个完好无缺的空手指头,在半空中飞舞,甚至还对她扮了一个鬼脸。她吓出了一身冷汗,翻身起来,捻亮台灯,直到看到自己依旧完美无缺的双手,这才安下心来。有时她梦见有人索要她的手,不给,拼命逃。可是没用,到处危机四伏。最好的朋友好像突然之间也变了,逃到她那儿也很不安全。听到有人拼命地敲门,要她出来。一急,就醒了,发现自己的双手搁在胸口。她躺在床上,心却是悬着的。她想,也许会有那么一天,我会被自己没完没了的恶梦吓死。

      

      她埋头干活。身旁放着一个精致的木头小箱子,一个很大的白色透明容器,方形的,看上去有点像那种小棺材。另外,还有一把漏勺,一个量杯,但更多的,则是摆在她脚底下的一些深色的小玻璃瓶子,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英文和拉丁文,拧开盖子的时候可以闻到极为浓郁的香味。这是植物精油。已经有两个月了,她一直在用这些植物精油调配一款护手防腐油,尽管现在还没有任何进展,但她坚信,这将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护手防腐油,它不仅仅能使她的手变得漂亮和光滑,更会让她的手,永远美丽,不受岁月的侵蚀和困扰。

      几个月前的一个下午,她经过一家报亭,随手买了一份花花绿绿的时尚杂志(为了保护她的手,她从来不放过时尚杂志上任何一点跟护手有关的信息)。其中有一篇关于精油护手的文章引起了她的兴趣,作者写道:“植物精油可谓是天然的护手精华液,使用得当的话,决不会给手造成任何的伤害,而且,它还会让你的手,无时无刻,不被芳香的气息包围。”这一句话一下子就打动了她心。她认认真真地阅读了这篇文章,并在第二天,就直奔大商场,按照文中的指示,购买了一瓶30毫升的荷荷芭油(基础油)、一瓶10毫升的玫瑰油和一瓶10毫升的甜柳橙油。按照那个作者的说法,将一滴玫瑰和一滴甜柳橙油滴入10毫升的荷荷芭油,早晚用来代替护手液使用,将会收到极好的效果。

      这样坚持用了一个星期以后,她发现自己的手变得愈发像一块玉,即便是在暗处,也闪着莹莹的光。这使她欣喜若狂。她开始订阅和购买各类与植物精油有关的杂志和书籍。有一次,她闲着没事,照着书上的方法,试着用10毫升的甜杏仁油、2滴玫瑰油、2滴天竺葵和2滴广藿香调配了一瓶催情油。哪知道,才用了两天,她浑身上下、连毛孔都充满了欲望,恨不得马上找个人疯逛地做爱。那个时候,她还不相信精油神奇到这个地步。她在房间里烦躁地转着圈,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有了这种莫名其妙的激情。直到站在卫生间里用冷水冲澡的时候,才猛然想起,自己这两天用的是催情精油。一等她停止使用,那种使她莫名其妙烦躁的感觉也就消失了。这件小事情,再一次加深了她对植物精油的迷信。

      一次,她翻阅刚刚买到的一本介绍精油历史的书籍,书上例举了种种可能性,说明埃及人在制造木乃伊的时候,使用了植物精油。这让她的心突然为之一振。她想起那两个女人苍老难看的手,再看看自己的手,一个念头突然冒了出来。

      她花了六千块钱报名参加了国际芳香疗法师的培训。她仅有的几个朋友感到极为惊讶,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报这样的一个班,如果仅仅只是为了护手,那她完全可以照着那些时尚杂志自己购买精油调配好了。但她另有打算,只是不愿意跟别人透露罢了。因此,如果是女朋友问她,她就说自己想开一家芳香主题美容店;如果是男性朋友问她,她就说自己想出国。总之,这样的理由,在世人听来,是堂而皇之的。这使她得到了极大的安宁。她埋头干着自己的活,减少和朋友的交往时间,并干脆卸掉了门铃,掐掉了电话线。在掐电话线之前,她给朋友们打了一圈电话,告诉他们自己搬家了,至于搬到哪里,她说:“我对那儿的地理位置还不熟,等搬到那儿以后再告诉你。”然后,她就消失了。她还提前结束了国际芳香疗法师的学习。她觉得自己现在所掌握的知识足以调配那款独一无二的护手防腐油,她不愿意再等了,明年,她就三十五岁了,不知道,衰老会在什么时候降临,或许还要很多年,或许就在下一秒,谁知道呢!

      她埋头干了起来。她不厌其烦地把各种精油混合在一起,有时候是荷荷芭油、檀香木、紫苏、玫瑰、柠檬;有时候是甜杏仁油、薰衣草、伊兰伊兰、茶树油;有时候则是杏桃仁油和另外一些精油。总之,她不停地做着各种各样的调配,在剂量和精油品种之间,加加减减。一段时间下来,尽管收效甚微,但进展还是有的,比如,她排除了甜杏仁油和杏桃仁油做基础油的可能,最后确定的是荷荷芭油,她发现,荷荷芭油具有良好的防腐特性。这种含有矿物质、维生素、蛋白质、似胶原蛋白等成分的基础油,不应该算是真正的油质,而是一种植物油,有着良好的渗透性,只要有空隙,都可以渗透;也具有耐高温特性,并且分子排列和人的油脂非常类似,稳定性极高、延展性特佳。因此,用它来做防腐油的基础油是再适当不过了。

      

      现在可以进入实物试验阶段了。她开始是去菜市场买来生肉什么的做试验,后来,慢慢地开始买一些小鸟、小鸡、小鸭什么的,把它们活活弄死,扔到调配好的防腐油里去。她第一次这么干的时候,怎么也下不了手,可是,只要她一看到自己的手,就马上狠下心来。这双手现在成了魔鬼。只是她自己不知道罢了。

      效果慢慢地出现了,半个月、一个月、三个月、半年……,她调配出来的防腐油,保鲜期越来越长。最早扔进去的动物尸体常常不出一周就腐烂,可现在,都半年过去了,那只小鸡浮在油里面,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似的,通体颜色鲜嫩无比,丝毫没有走样,不,甚至好像比原来还好看,小嘴旁那一点淡黄的颜色,是如此的生动和迷人。她激动无比,从油里把那只小鸡拎了出来,拿到阳光底下看了又看,嘴巴不停地翕动着,却出不了声。

      这一天,她停止了一切工作,坐在藤椅上,反来复去地看自己的手。这段时间因为一门心思调配防腐油,使她忽略了对双手的日常的呵护,以至于手上冒出了几颗小红点。这让她极为心疼和焦虑。她盯着那几颗小红点,懊悔不已。她想,再怎么忙,也是不应该忽略对手的呵护的。她站起身,走到卫生间,仔仔仔细地洗了一次手,祛了角质。然后,她开始做手膜,她把那些乳白色的膜挤到一个玻璃小碗里,用一把精致的小勺将膜挑到手上,慢慢地涂抹,一点点,仔细地、认真地,甚至没有放过手上任何一条细微的皱褶。她双手轮流着涂完了手膜,揸开五指,走到客厅。她再一次伛下身去仔细地查看了防腐油里的那只小鸡。小鸡依旧安详地闭着眼睛,颜色比她刚才看到的还要鲜艳和明亮。她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那样子好像正在对岁月说:“哼,好吧,你来吧,你有种你现在就来。我不会再怕你的啦!”

      十五分钟后,她回到卫生间,冲洗掉了发硬的手膜,再擦上精油护手液。那是前几天她用甜杏仁油和柠檬调配出来的。在涂抹的过程中,她闻到了一股甜甜的、混合着花香和草香的味道。这让她感到心旷神怡。她再次看了看双手,满意地笑着,离开了卫生间。

      她甩着自己的手,出门去了。事实上,她出门并没有什么事情要做,她只是想站到马路边看看路人的手。此刻,她正沉默地站在路旁的一棵树下,看着那些从她眼前经过的手,没有一只手比她的手漂亮。她的眼里有着掩不住的得意。有人走过她身边看了她一眼。但更多的人则是目不斜视地擦过她身旁,仿佛擦过空气。可她还是得意的,她拥有这样一双美丽的手。她知道,今天以后,她的这双手将永远美丽、白皙、修长、光滑、圆润,就算她老去,白发苍苍,皱纹和老年斑布满她的脸颊,可她的手,她的手却永远也不会受到岁月的侵蚀。她从内心深处感到幸福和快乐。她想,我答应我的手的,我将做到。

      她走进一家公共电话亭,她问那个守电话的小姑娘:“现在几点?”小姑娘看了看腕上的表,说出了一个准确的时间。她点点头,拔了一个电话。是给他的。电话里,她对他说:“今天晚上,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办。如果你方便,请在七点半的时候来我家一趟。”他好像有些迟疑,吱吱唔唔的,没有回答。她只好继续对他说,这件事情实在太重要了,自己实在想不起,该请谁来,看在他们俩交往了四年的份上,就请他勉强来一趟吧。他一听,不好再说什么,便答应了下来。她舒了一口气,道过再见后,挂上电话,离开了电话亭。

      离晚上七点半还有三个钟头。她继续在路上游逛。她看着无数的手。

      手。手。手。手。手。手。

      她觉得自己被无数双手控制着。她看见一些手在用力甩动,一些手在空中飞舞,一些手握着方向盘在她眼前飞逝,一些手和另一些手纠缠在一起,紧紧交叉,看上去就像一只手。她走进一家小餐馆吃饭。她看服务员的手,看其他食客搁在桌子上的手。她走进超市,看导购小姐的手,看男人女人的手。她还上了一趟公交车,坐了一站地,看售票员的手和司机的手。最后,她走进一家美容院,看了看美容师的手。没有一双手比她的手漂亮、好看。没有。她感到欣慰和得意。

      离七点半还有一个半小时。她现在开始往家走。她突然想起自己还需要一样很重要的工具。她拐进了一家开放型的百货市场,差不多逛了半小时后,才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把裁刀。她不知道这把裁刀实际上有什么作用。据店主说,是用来裁纸的,几百张,甚至上千张纸叠在一起,用手使劲一摁刀把,嚓嚓嚓,那些纸就一分为二了。她觉得店主说得有些夸张了。但她察看了一下刀口,觉得它挺锋利的,足以裁掉一头猪,便点点头,掏钱买下了它。找钱的时候,店主随便问了句:“小姐买这裁刀有什么用啊?”她笑了一下,随口答道:“裁手啊!”店主更加乐了,说,小姐开什么玩笑啊,你的手长得这么好看。她没再搭腔,拎起裁刀走掉了。

      现在,离七点半还剩半小时。她回到了家里,进来后,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关门。她径直走到客厅,放下裁刀,把方形容器里的那只小鸡拎出来,前前后后,又看了一次,直到确定这只小鸡和半年前一样栩栩如生,丝毫没有走样,才直起身来。她找出了一块长条的木板,把它搁在方形容器上面,再把裁刀搁在木板上,捞起那只鸡,放在裁刀底下试了试,还好,真的挺锋利。她把被裁成两半的小鸡再次从防腐油里捞了出来,扔到了门后的垃圾桶里。做完这一切,她又看了看表,离七点半还有一刻钟。她静静地坐在那儿等待,满怀爱心地抚摸着自己的双手,她再次想到,这双手将永远细腻、白皙、纤细、光滑、美丽,就算她白发苍苍,皱纹丛生,但这双手,却永远地逃离了岁月可恶的侵蚀。

      她听到他上楼的脚步声,一下一下,那样稳妥地,叩在她的心上。

    

[ 全文完成 ]

::





::

【 范二十一 作品】
...................
明天天亮前,世间将有巨变 :::
安化街少年群像 :::
第二种类的天使 :::
钢筋混凝土之神 :::
白马之旅 :::
黄犬隐士 :::
山像是自己走到了高处 :::

【 葛芳 作品】
...................
梦经 :::
马蹄行走 :::
杂花生树 :::
金兰桥 :::

【 李昕 作品】
...................
撒旦的花束 :::
密 室 :::
少女之死 :::
海豚宾馆 :::

【 司屠 作品】
...................
故人豫襄 :::
满是大海的保龄球(001—070) :::
但我不能追逐爱情 :::

【 孙智正 作品】
...................
大年夜 :::
《句群3》:重复和差异 :::

【 杨莎妮 作品】
...................
巧克力蛋糕店 :::
大桥 :::
冬至进补 :::
七月的凤仙花 :::


【 8439 作品】
...................
盖:::
倒春寒的魔法书:::

【 9√81 作品】
...................
丹江河漂流:::
下火:::
倒影:::

【 阿贝尔 作品】
...................
在飞地上:::
与一盏灯斗争的三个美人:::
寻妻:::
水果糖:::
彼岸的雕:::
怀念与审判:::
天使寻访记:::

【 白莹 作品】
...................
手:::
丁诺的怪病:::
沿着铁路回家:::

【 才少爷 作品】
...................
锄头:::
好像要发生什么事:::
我们如此需要女人:::
你不知道我有多爱她:::

【 陈集益 作品】
...................
一次战争的描述:::
一头猪的遭遇:::
青 蛙:::

【 陈剑冰 作品】
...................
旅途中的音乐是什么:::
寻找古镜:::
红 痣:::
全 蚀:::

【 陈卫 作品】
...................
伤痕:::
冰 桃:::
红:::
喜马拉雅山上的温暖:::
被迫接受(二):::
中间:::
被迫接受:::
世界:::

【 杜撰 作品】
...................
旅行印象:::
鲜血梅花:::
巨乳时代:::
追随一只双肩包浪迹天涯:::

【 耳环 作品】
...................
在砾石与瓦草间行走:::
馄饨如梦:::
香 果:::

【 格那丁 作品】
...................
河上:::
佛教香客在圣地拉萨:::
画外:::
疾病研究:::
医生:::

【 顾耀峰 作品】
...................
酒香四溢:::
苏东坡客死毗陵驿:::
孝陵卫的落叶:::
触摸:::

【 郭平 作品】
...................
金先生的旅行箱:::
格律诗:::

【 何晴 作品】
...................
美狄亚:::
塑料时代:::
朝阳街...:::

【 黑米 作品】
...................
帽子:::
夜正中央:::

【 洪莱 作品】
...................
孤Q正传:::
螃蟹:::
初中生老皮:::
莫泊桑的手表:::

【 胡昉 作品】
...................
生:::
维他命:::
购物乌托邦:::
社会大学:::
成人电影频道:::

【 胡焕胜 作品】
...................
渔夫马丁的故事:::
淮南子:::
罗宾先生的割礼:::
我在鸽笼的羊群:::

【 吉木狼格 作品】
...................
今天我不想惹麻烦:::
俄尔则俄印象记:::
少年朱小康:::
雨的故事:::

【 江南渣子 作品】
...................
海 盗 船:::
水缸里的月亮:::
秘 密 抵 达:::

【 拉撒路 作品】
...................
羊乐园:::
十七号一家故事:::
关于Uncle M:::
羊毛围巾:::

【 黎幺 作品】
...................
挂在嘴边的人三:::
挂在嘴边的人二:::
挂在嘴边的人:::
关于一只刺猬的伪命题:::
肉麻的意义:::
快乐的没有几个:::

【 李大卫 作品】
...................
出了一趟差:::
壮志凌云:::

【 林苑中 作品】
...................
雲上的伊莉莎白:::
万有引力之虹:::
沙发上的月亮:::
缤纷来客:::

【 凌云漫步 作品】
...................
帝国复兴或荒诞不经:::
守株待兔:::
围墙:::
救命绳上的英雄:::

【 柳营 作品】
...................
水妖的声音:::
窗口的男人:::
王 者 有 病:::

【 鲁毅 作品】
...................
简单的、显而易见的、:::
没有这个地方:::
补充与说明:::
一天24小时:::
她:::

【 吕军 作品】
...................
乱 步:::
我爱国王:::
男 解:::

【 罗鸣 作品】
...................
左边城市:::
树上的眼睛:::
水:::
国王:::
丁克先生的最后时光:::
空间:::
白色:::

【 马铃薯兄弟 作品】
...................
夜色玫瑰:::
消失的朋友:::
可伶可俐:::
虚构:::
幻觉:::

【 孟秋 作品】
...................
雾:::
谁出卖了哈姆莱特:::
空话,空话,空话:::
兄弟之乱:::
你想和历史照一张相吗:::
天真杀人:::
多余的德行:::
菁菁校园:::
撒旦福音:::
暗泉:::

【 彭希曦 作品】
...................
我房门上的37张便条:::
南来北往的风,吹得我特他妈休闲:::
卡夫卡与刘德华:::
彭希曦先生:::

【 邵风华 作品】
...................
春节:::
不成熟的男人:::
汽车伟哥:::

【 斯继东 作品】
...................
盗版粱祝:::
白莲堂路144号:::
我知道我犯了死罪:::
我没有父亲:::

【 索尼 作品】
...................
我要去巴黎:::
畸形:::
马格正在死去:::

【 王传宏 作品】
...................
处女:::
社会新闻----有关1996年冬天的一个案件及其他:::
有风过耳:::
谋杀:::

【 王寂 作品】
...................
众神的黄昏:::
镶嵌:::
瞬间:::

【 王一 作品】
...................
行走的门:::
通道:::
关于一条鱼的命题:::

【 西途 作品】
...................
九香:::
对话:::
父亲出走的前前后后:::

【 杨邪 作品】
...................
小说:::
玩笑:::
弟弟你好:::

【 杨遥 作品】
...................
表哥和一次青岛游:::
膝盖上的硬币:::
闪亮的铁轨:::
柔软的佛光:::
你到底在巴黎呆过没有:::
二弟的碉堡:::
白马记:::

【 妖瞳 作品】
...................
光天化日:::
完美的呻吟:::
男人抱紧尸体抱紧我:::

【 弋舟 作品】
...................
遍地诗意:::
时代医生:::
黄金:::
我主持圆通寺一个下午:::
克服:::

【 育邦 作品】
...................
飞 鸢:::
镜 子:::
弹 弓:::
“七·一五”备忘录:::
羔羊的忿怒:::
氓:::

【 袁群 作品】
...................
风先生的下午:::
为何是烟云:::
树鼠:::

【 张敏燕 作品】
...................
美人鱼:::
猫女:::

【 赵刚 作品】
...................
我的姓氏,父亲的帽子:::
时间追击:::
郭图的手枪:::
抄近路:::
锻炼:::
7月39日(长篇节选):::
26岁,时间或光线(长篇节选):::
北纬32°(长篇节选):::
流 淌:::
我的右手:::
疯车:::
等待戈多:::
窗户:::
怠速(中篇):::
小家伙我不懂你说什么:::
一个人或30岁:::
怠速(短篇):::

【 赵月斌 作品】
...................
裸行:::
狂犬日记:::
关于合欢的三种说法:::
一九六○年的月饼:::

【 周海荣 作品】
...................
爸爸和贼:::
最好的一天:::

【 朱也旷 作品】
...................
流氓犯临刑的午后:::
在班车上:::
远望像教堂:::
黄泥路:::
从午夜到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