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办公室
聊天室


I

N

D

E

X

C

H

I

N

A

|

N

O

V

E

L

新小说
园地
创作谈
碎片
镜头
声音
新闻
出版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海 盗 船

作者: 江南渣子

    洪水就要来了。水的腥味,夹杂着黄泥的气味,弥漫在街道的每一个角落。混浊的河水轻轻拍打着堤岸,像一只年老的狮子在沉睡。大人不准我们到水边去,因为附近的村子里不断传来溺水的消息。很多时候,柳叶鱼会跳到岸上来。洪水就要来了,没有人知道洪水什么时候来,也没有人知道今年的洪水有多大。老人们一再说起六十年的那场洪水,还有人说六十年是一个轮回,是水龙王的做寿,河神要收一些人,作为寿礼。老人们说完咂了咂嘴。不管相不相信,各家各户都开始准备起来,把一些容易发霉的东西、值钱的东西,都搬上了阁楼。我们家的阁楼上,就堆满了大米、面粉、菜油,还有蜂窝煤、父亲还买了十袋奶油小饼干,这是从我记事以来,父亲第一次这么做。

    就是那天下午,父亲让我去镇上给他买烟。副食店里连烟都不供应了,因为到县里的轮船己经停开了,如果你从副食店门前经过时,你会发现里面一片空空荡荡,往日神气活现的售货员,现在眼光混浊,他的中山装上溅满了泥点点。下午四点钟的时候,天色阴郁,仿佛大病了一场,街道上几乎没有人。平日里,茶馆是镇上最热闹的地方,老人们总是佝偻着身子,摸着小茶壶,打着纸牌。现在却是大门紧闭,门前堆着垃圾,我从里面翻出了一张我寻找很久的“良友牌”香烟纸。裁缝店的地势比较低,早就浸水了。裁缝店旁边有一间毛竹房,里面原来住着卖麦芽糖的溧阳货郎,现在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只有茶水店的孙呆子,无事可做,在和隔壁油条店的李瘪嘴下着象棋。孙呆子捏着一只绿泥的小茶壶,壶里己经没有水了,他却还在吸,发出嘟嘟嘟的声音。我在大街上晃来晃去,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在轮船码头上,我看到了那条船。我一下子惊呆了,那是土灰色的木船,是我见过的最大的船,船舷高过了副食店的屋脊。我盯着船左看右看,久久不愿离去。我想起前几天看的一本叫《海盗船》的小人书,惊不住尖叫起来,海盗船!海盗船!海盗船!海盗船!海盗船!......我边叫喊,边在街道上狂奔起来。

    在村口,我碰到了田小胖。

    我喘着气跟他说:“你猜我今天看到了什么?”

    他不屑一顾地反问道:“大白天的,还能看到鬼吗?”

    我清了清嗓子说:“哼,说出来,吓死你。”

    田小胖觉得我没有骗他,眼睛一亮。“到底是什么?说来听听。”

    我说:“海盗......”。

    没等我把最后一个字说出来,田小胖摆了摆手说:“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我也没有多讲,只说了一句:“不信你去看看,就停在轮船码头。”

    我说完这句话,就往家里走。

    走了没多远,田胖子追了上来说:“我们一起去看看”。

    我阴阳怪气地说:“去就去。”

    看到了船,田小胖变得哑口无言了。他一遍遍地说:“就是连环画上的海盗船”。他像一个老学究一样,在船帮上敲了敲,听到沉闷的回音,然后说:“不错,不错。”

    我说:“如果能爬到桅杆上去说好了。”

    田小胖说:“要是能在船上住一晚上,就好了。”

    我一笑,贴到田小胖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他直点头。

    河水比先前又涨了几公分。如果再下一场雨,就会淹没小镇。

    

    夜晚说来就来了,晚饭的时候,母亲做了我最喜欢吃的河蚌汤,我却吃得很少。母亲问我,是不是做的不好吃?我摇了摇头。母亲又问,你是不是病了。我还是摇了摇头。那你为什么一直只咬筷子呢?我说,中午吃得太饱了。晚饭之后,母亲去服装厂加夜班,临走之前,从口袋里摸了一颗硬糖给我。她走了没多久,父亲也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把门栓好,把屋子里所有的灯全部打开,趴在床上,重新翻起了《海盗船》。这一回讲到主人公路易,因为长相丑陋,有一天晚上,被管家扔到了海里。三天三夜之后,被一条马丁鱼救了起来,马丁鱼把他送到了一座小岛上。岛上是海盗们的老窝,海盗们想把孩子的心脏拿出来生吃。刀碰到孩子,孩子流出了蓝色的血,海盗们认为这是不祥的预兆,决定将它烧成灰,火堆己经燃起来,孩子感觉到自己的脸开始发烫。这时,海盗头子的女儿,一个长着雀子斑的小女孩,赤着脚从房间里跑了出来。她的名字叫妮可,她请求她的父亲,把小男孩交给她当玩具,父亲摸了摸胡子,取出了一个金币说:“如果抛落在地上,是头像在上面,那么就同意,如果是头像在下面,就不同意。”小女孩接过金币.....

    天蓝色的座钟在嘀嗒嘀嗒地走。我沉迷在书里,忘记了周围的一切。一阵风从窗户里吹来,窗户吱嘎一声打开了。田小胖来叫我的时候,我己经睡着了。他使劲地敲着我们家的门,叫着我的名字。我揉揉眼睛,打开了门,又把门虚掩了,出去了。漆黑的夜色里,水的腥味,更加浓重。耳边响彻着狮子的鼾声。

    田小胖说:“不知道船上是不是真的有海盗,也不知道海盗是不是真的是独龙眼,喜不喜欢吃小孩?”

    我说:“我们可以跟他们一起做海盗啊!”

    田小胖听我这样一说,心里特别高兴。

    我心里也特别激动,回头望了望低低的房子,暗暗地对自己说,我要做海盗了。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街上。街道上十分的冷清。一个行人都看不到,也听不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从窗户里偶尔亮出几盏灯,光线也非常地暗淡。一不小心,我就会踩到田小胖的脚。啊唷一声。田小胖夸张地尖叫起来。来到轮船码头的时候,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喉咙口上,我把裤子往上提了提,手心开始冒汗了。

    田小胖说:“我们不如回去吧。”

    我有些生气地说:“你害怕了吗?”

    田小胖说:“我也不知道。”

    我说:“上去看看,有什么事,我们就大喊。”

    田小胖不说话,像菩萨一样一动也不动。我一生气,就沿着跳板往上爬。田小胖愣了一会,也跟着上来了。跳板太高了,我的脚在发抖。后来,我索性就趴在跳板上。终于上了船,不知道踢到了什么东西,掉到了水里,发出扑嗵一声。接着,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谁?”我像从背后被人抽了一根筋一样,气都不敢喘了,趴在船板上。过了一会,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说:“可能是岸上的人扔东西吧。”男人没有说话。船上的风,有些大,吹得我摇摇晃晃地。最后,我们在甲板上,找到了一个小船舱,轻轻地搬动着盖板,钻了进去。船舱里一片漆黑,散发着一种奇特的臭味。我和田小胖挨在一起,使劲用鼻子嗅了嗅,分辨不出到底是什么气味。

    不知道坐了多久,我实在坐不住了,就跟田小胖说:“我们上去透透新鲜空气吧,我快熏死了。”

    田小胖懒洋洋地说:“要去你自己去,我要睡一会了。”

    我让盖板露出一条缝隙,确定船板上没有人,才伸出脑袋。看见河的两岸己经没有一盏灯了,心里暗暗地想,时间己经不早了。更糟糕的是,天居然下起了小雨。这雨一下起来,水就要淹到街上去了。我突然觉得有一些悲哀,洪水会不会把整个镇了淹没掉呢?如果晚上雨一直下个不停的话,是不是没有人告诉那些睡着的人,也许明天一醒过来,发现自己的床漂在水面上。我坐在船板上,不觉眼泪就掉了下来。

    我是听到尖叫,才蹑手蹑脚往前走的。透过蒙尘的玻璃,我看见在主舱里,灯光微弱,舱里面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立柜,二把热水壶,还有一只铝盆,一只搪瓷盆,一只木盆。所有家什,都没有光泽,一片零乱。一个女人在床上翻来翻去,炉子上水在咝咝地响。我舔了下嘴唇,发现有些干裂,喉咙也有点疼。一个干瘦得像虾米一样的老太太,坐在硬木板凳上,仿佛在等待着什么。男人则蹲在角落里抽着烟,烟雾弥漫,使我看不清他的脸,所以,我也没办法确认他是不是“独龙眼”。女人还在尖叫,踢翻了床边的一个木盆。 我看见女人的额头上,直冒着汗。她在挣扎。接着,我隐隐听到老女人在和男人说话。我想听清楚,但是,他们说话跟鸟叫似的,我根本听不清楚。也许,他们说的是外语吧,我想。过了一会儿,老女人站了起来,我看见,女人的下体伸出一团血淋淋的东西。我有一种想吐的感觉,转移了视线。我看见桌子上,整整齐齐地叠着一些小衣服。男人还在抽着烟,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的样子。剪刀发出清脆的声音之后,我听到了孩子的哭声。老女人帮婴儿清洗着,女人则温柔地看着孩子,莫名其妙地微笑。老女人声音低低地说:是个女孩。男人阴沉着脸,嘴巴动了动,我听不清他说了什么,他像一个失败者一样,躺在了椅子上,耷拉着双臂。又过了一会,老妇人匆匆下了船,她的眼睛里有一种不安。男人在船沿上坐了一会,向河里面扔着石子。

    晚饭吃得太少,我的肚子饿了起来。我想,我也该下船了,但我一动也没有动,因为我突然有一种不好的征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把自己想像成路易,把那个刚出生的小女孩,当成是妮可。我知道这是个荒唐的想法,但它却一再地在我的脑海里浮现。我想起了小人书里的情节,有时候,我希望我的血也是蓝色的,我开始发起了呆。有人拍了我一下肩膀,我一惊,手一松,差一点滚下了船。“是我。”田小胖笑着说。“狗日的,人吓人,吓死人。”我一边拍着胸口,一边说。这时船舱里又有了动静。男人送完老女人,回来了。孩子被搁在硬木凳子上。男人看都没看一眼,还是在角落里抽着烟。女人也不在床上呆着了,她披了一件老蓝的布衫,收拾着孩子的衣物。男人只是抽烟,不说话。

    田小胖说:“我们回去吧。”

    我说:“要回去,你先回。我不回去了,我要当海盗。”

    田小胖打发个呵欠说:“我再去睡会,走的时候,记得叫我。”

    我嗯了一声。

    我内心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果然,在近乎死亡的沉默之后,男人和女人又开始说话了,说话的时候,他们的目光都盯着婴儿。婴儿没有哭,睡得很安详,她可以嗅出母亲的气味,这个气味,让她有一种安全感。我看见男人咬了咬牙齿,说了一句话,声音很低,但女人的身子迅速抽动了一下。雨渐渐地大了起来,飘在我的身上,我打了一个喷嚏。我又听见男人说:“谁!”接着,他窜了出来,朝四下里看了看。我趴在船沿边的废轮胎上。我听见男人的脚步声,从我头上越过。我闭上了眼睛,可以感觉到男人的脚步声,从我的指甲轻轻划过。男人的煤孚灯,晃动着他的影子,离我越来越远了,我嘘了一口气。男人似乎闻到了气味,忽然转过身来。过了一会,没有听见动静,才回到船舱里。我听见女人说:“是你太紧张了。”男人没有说话。女人朝婴儿看了一眼,用棉絮把她包好。

    我以为他们要准备睡觉了,就蹑手蹑脚地回到前舱里。田小胖己经睡着了。我坐在黑暗里,心跳得历害。

    我顺手摸到了一个圆不溜秋的东西,随随便便地说:“这里居然有个篮球”。

    再往下摸发现了几个洞,骷髅!我想起这两个词的时候,背上直冒冷汗。

    我边推田小胖边说:“快跑,这里太危险了。”

    田小胖换了个姿势,咂几下嘴,继续睡了起来。

    “这里有骷髅。”我提高了声调。

    田小胖一窜而上说:“哪里?哪里?”他吓得把尿撒在了身上。

    我们准备上岸,打开盖子,却发现船早已经开了起来。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完了,这下全完了,船开起来,不知道要把我送到什么地方去了。我们一起跳到水里去吧。我说。田小胖说,我不会游泳。就是会游,这么大的水,这么多的漩涡,也是必死无疑。我觉得田小胖说得有道理,但是一时却找不到特别的办法。船舱里的气味,我一分钟也忍受不了了。但是,男人就坐在船梢上掌柁,如果发现我们在船上,一定会把我们当成贼的。田小胖开始叹气了。我懒得理他,掩着鼻子,我不想吸入这些气味。我把盖板,打开了一条缝隙,清新的空气立刻涌了过来。

    河面上一条船也没有,男人把船速开得很快,柴油机发出突突突的声音。离我们的小镇越来越远了,而洪水也将淹没我们的家,想到这里,我就想哭。雨丝还在飘。我想,母亲应该下班了,在她回来之间,父亲也回来了。他们如果发现我不在屋子里,会满村喊我的乳名。到最后,母亲的声音几乎要带着哭腔了。而父亲则沉默不语,母亲一定会责问他到什么地方去了?不管说什么,父亲总是一言不发。我觉得,天色比先前亮了些许。我的眼睛干涩。我想起有些时候,躺在村口的草垛上睡午觉,光线明亮,风轻轻地吹拂,羊群偶尔发出几声羊咩,我的沉睡,像是装在陶罐里的凉茶。而现在,我却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生怕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东西。突突突,柴油机还在响。女人从船舱里出来,她煮了一碗面条。男人埋下头,开始吃起了面条。从风中,我依稀可能闻到鸡汤的鲜味。这味道,让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不知道什么时候,婴儿醒了,开始哭起来了。他们却没管,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男人很快吃完了面条,把汤也喝完了。女人说,还要不要。男人摇了摇头。

    船终于停了。我感觉到空气里多了一些树叶的气味,河的两边一下子幽暗了起来。

    我对田小胖说:“你来过这里吗?”

    田小胖说:“我饿了。”

    我没有理他。

    在细小的缝隙里,我看见女人把婴儿抱出来了。风吹着女人的头发,我感觉空气里有一种奇特的气味。无来由地,我的心跳又加速了。迟疑了片刻之后,我听到扑通的落水声,接着是孩子的哭声,极其短暂,接着又是无边的安静。树林里传来风的声音。我听见男人说:“为什么不把她掐死?”女人说:“如果能活的话,就算她命大。”我的心口疼痛,像是被剐了一块肉似的。田小胖想喊,我捂住了他的嘴。我心急如焚,但没有办法,水流湍急,我可以从水流的声音里辨别出周围的漩涡,我跳下去,等于是送死。我狠狠在咬了自己一口,希望这样能减轻我的痛苦。我对自己说,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的一切。

    船开始往回开了。这让我欣喜,但同时,又有另一个问题,折磨着我,如果只是为了把孩子生出来,那么他们就没有必要再回到镇上去了,他们这么急切地往回开,到底想要干什么。这个恶棍,他到底想要干些什么,我必须把我今天看到的一切,告诉镇上的人。就在这时,我听到了清脆的脚步声。女人坐在了船沿上。我听见她嘤嘤地哭泣。她不停地往河里扔着石子。也许是困了,也许是冷了,最后,她回到了船舱里。

    突然,田小胖尖叫了一声。我捂住了他的嘴。我听见男人问女人:“什么声音。”女人说:“没有声音啊,可能是你的心理作用吧!”男人拍了拍自己的头说:“给我泡杯浓茶。”女人嗯了一声。凭我的感觉,白茫镇就要到了。田小胖不停地抽搐着。“你怎么啦?”我说。“被什么东西咬了。”田小胖的声音微弱了许多。“挺住,我们快到家了。”我紧紧握着他的手。他的身体不停地搐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船终于靠岸了,因为下着雨,天还没有亮。男人打着呵欠,回到船舱里睡觉去了,可以听到他的悠长的鼾声。我围着船沿转了转,看看到底怎么下船,船太高了,而我又扛不动跳板。我坐在船板上,有些沮丧。最后,我发现,船离副食店的屋檐,只有半米远。我撑了篙子,让船跟房子靠得更近一些。船主人睡得太死,听不到我的响动。然后,把田小胖从船舱里拉出来,让他爬到副食店的屋顶上,我要跳了下去。我的膝盖碰了一下,瓦片纷纷往下掉,发出清脆的声响。副食店旁边住着烧开水的孙呆子,他己经起床,准备提水,开炉。他听到声音,从屋里出来,看见我和田小胖坐在屋子上,大吃一惊。我让他找个梯子来,把田小胖背了下来。我把田小胖背到孙呆子的开水店前,他吓了一跳。田小胖的嘴唇己经发绿了。我的膝盖也碰伤了,流着血。“要赶快送到北街头的鲁镇南家去。”孙呆子边说,边找钥匙来锁门。他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什么也没说。

    我最不喜欢从鲁镇南家门前过,因为那里一天到晚弥漫着中苦涩的药味,让人不禁皱起了眉。如果是平时,只要敲三下门,就会听到一个懒散、冰凉的声音说:“谁呀。”接着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她嘟哝了一句,翻了个身,床发出吱嘎的声音。再敲门时,声音己经不耐烦了,说了声:“来了。”接着是木楼板上发出一阵零乱的拖鞋声,鲁镇南打着呵欠来开门了。

    这是镇上唯一的中药房,去年十二月份,鲁镇南的父亲鲁石头死了以后,生意就清淡了许多。因为,中医要看老中医,病人才放心。很多人宁愿坐着轮船到邻近的镇上去看病。鲁石头的名字,是因为他的心脏硬。我记得他的胡子花白花白,带个小眼镜,干巴巴的,在我的印象里,他从来没有笑过。现在的鲁镇南,长得肥头大耳。嘴上一天到晚油腻腻的,留着两撇小胡子,眼珠子转得比谁都快。

    我敲了敲门,没有人应。又用了一些力,还是没人应。孙呆子喊起来了:“鲁镇南,开门。”声音像一滴雨一样落了下来,还是没有人应。田小胖呻吟着,脸色比先前更难看了。他动了动干裂的嘴唇说,我要......喝水。我......要......喝水。

    孙呆子继续扯着嗓子喊:“要出人命啦。出人命啦。出人命啦。”过了一会,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门栓的磨擦声,门开了。鲁镇南的老婆站在门口,她睡得头发都蓬了起来,像鸡窝一样。孙呆子把田小胖抱进屋子。屋子里感觉比外面暖和了许多,没有开灯,光线很暗。高高的柜台后面是朱色的立橱。孙呆子说:“鲁镇南呢?”鲁镇南的老婆一脸无辜地说,我等了她一晚上,不知道他跑到哪儿去了,也许是让大水给冲走了。孙呆子焦急地望了望外面,听到一阵脚步声,叫我到门口去看看,是不是鲁镇南回来了。我看了一会,并没有发现有人来。鲁镇南的老婆给田小胖倒了一碗凉茶。“鲁镇南是不是去赌钱了?”孙呆子说。鲁镇南的老婆想了一会,说:“应该不会。”“他一般去什么地方。”孙呆子又问。女人好像很委屈一样,说,我不知道。孙呆子有点急了。便问女人,你懂看病吗。女人摇了摇头。过了一会,怯怯的说:“懂一点皮毛。”孙呆子说:“那你快看看,再等要出人命了。”女人这才开了灯。把了把田小胖的脉搏,又翻了翻眼皮。想了想说,应该是给蜈蚣咬了。我记得去年夏天也有一个小孩给咬了。那天是我抓的药,让我好好想想都有哪些。她边说,边走到柜台前,开始抓药。抓了一把桑叶,一把枳壳,一把紫花地丁,想想又不对,放回了原处。孙呆子急切地说:“你好好想想。”女人点了点头,突然说,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就是南街那家竹器店的丁伯铨家儿子。你去问问他,他也许知道。

    孙呆子跑了出去,外面的天还没有彻底亮起来。门虚掩着,从门缝里刮进了风,让人忍不住缩成一团。田小胖还在发抖。我一遍遍跟他说,你不会死的,马上就会好的。会好的。十几分钟之后,孙呆子回来了。我忙问:“怎么样?”他说:“怕死鬼丁伯铨前几天搬到山里的亲戚家去了。”他坐在椅子上,好像很累的样子。

    一直到天麻麻亮,鲁镇南回来了。他好像一夜没睡,眼睛有点肿。刚坐下,就抽起了烟。女人跟他说了几句,就上楼睡回笼觉去了。鲁镇南看了看田小胖,一本正经说:“如果再晚一个小时,他就没救了。”孙呆子说:“他不会死吧。”鲁镇南:“我只能试试了。”孙呆子没有说什么。鲁镇南找来一根绳子,系住了田小胖的小腿,把毒液逼了出来。我听到田小胖的刺耳的尖叫。鲁镇南咬着牙用着力。我说能不能轻一点。鲁镇南用眼白扫我一眼。然后用肥皂水和醋倒在一个碟子里,开始涂擦伤口,并用芋头、鲜桑叶、鲜扁豆捣烂敷在伤口上。并用马齿苋捣碎,汁液冲了开水,让田小胖喝了下去。一直忙到中午时分,鲁镇南在铜盆里洗了手,我才算松了一口气,这时,田小胖早己昏过去了。鲁镇南看了看我的伤口,涂上了一些樟脑。我守在田小胖的旁边。孙呆子回到他的开水店去了。

    中午的时候,田小胖还没有醒来,鲁镇南说,如果他醒不过来,就没救了,毒素己经到心房去了。我很恐惧,我和死亡从来没有那么近过,我不知道怎么向他的家里人交待。陆陆续续地有人来看病,从他们的口中,我得知在打鱼寨有一个鱼簖打到了一条大鱼。

    一个人说:“你们猜猜那条鱼有多少斤?”

    旁边的人说:“最多五十斤。”

    那人撇了撇嘴,从鼻子里冒出一个声音说:“哼,没见过世面!”

    鲁镇南说:“顶多七十斤。”

    那人说:“胆子大一点嘛!”

    旁边的人又说:“超过一百斤,我把头割给你。”

    那人摇了摇头,伸出两个手指,晃了晃,慢条斯理地说:“整整两百斤。”

    大家都张大了嘴,表示惊讶。

    那人接着说:“这还不奇怪,奇怪的是,鱼肚子里还有东西。你们猜猜是什么?”

    旁边的人来了兴致,有的说是金子,有人说是大米,还有人居然说是猪头。

    那人挥一挥手说:“是人,一个血肉模糊的婴儿。

    我刚要说话,我听见田小胖微微动了一下。赶紧叫鲁镇南:“他动了。”

    鲁镇南似乎没有听到,还在和那些人有说有笑,他们现在在想,这是谁家的婴儿,婴儿又怎么会跑到鱼肚子里面去的,难道鱼会上岸找东西吃,讲到这里,很多人眼里都有一种深深的恐惧,洪水真的要来了,因为鱼己经开始吃人了。

    傍晚的时候,街道上又恢复了冷清。鱼吃婴儿的事情,像瘟疫一样,迅速传偏了大街小巷。大家都早早地把门关上,不再出门乱窜。天快断暗的时候,店里没有什么人了,只有鲁镇南在柜台上打着算盘。我看见父亲从药店门前经过,立即躲到了柜台的下面。我知道我这次闯祸了,不知道怎么收场。父亲在门口停顿了一会,朝里面看了看,怅然若失地走了。我以为他真的走了,就探出头来看,刚刚伸出头,就听到父亲叫我的名字。我赶紧往屋子里跑,还是让父亲揪住了耳朵。回到家,父亲狠狠打了我一顿,不让我再出门。

    日子过得很快,一晃半个月过去了。洪水还没有。水在晚上涨起来,白天又回落了下去。人们似乎麻木了。田小胖的身体也恢复了,脸上有了红光。他似乎忘记了那个晚上发生的事情。我在睡梦中,一再听到婴儿的哭声。寂静的夜晚,有几滴雨发出嘀嗒的声响。这样一个凉爽的夜晚,适合睡眠。我则浑身颤抖,出了一身汗。父亲摸了摸我的额头,眼睛里有一些担忧。母亲说,也许是碰到什么脏东西了。父亲说,可能是受寒了。把我背到鲁镇南家里。父亲的身上有一股浓浓的汗臭味。鲁镇南家还没有关门。我躺在了一张绿漆的床案上。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乎人的意料。天快黑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含混不清。像鸟叫一样的声音。我贴着墙壁,仔细分辨这到底是谁的声音。我后来想起这个男人,就是大木船的主人。他来做什么,我的手指抽搐了一下,我有一种直觉,总是有什么事情会发生。我听见声音越来越低,接下来鲁镇南就不见了。我下了床,看见父亲坐在椅子上睡着了,柜台上给我配的药,还没有扎好。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鲁镇南去了什么地方。

    鲁镇南从外面回来时,时间己经是深夜了。他很疲倦,见我还在,感到很惊奇。一看到柜台上我的药,才忽然想起一些什么,慌慌张张地把药扎好。父亲还没有醒,我推了推他。他说:“天亮了吗?”父亲又把我背回了家,在他背上,我不知道不觉睡着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的病好了,家里也不再管束我了,我又可以满世界地跑了。在田小胖面前,我不再提到蜈蚣,我一提到,他就尖叫。

    有一次,我问他:“去不去船上看看?”

    田小胖说:“打死我也不去了。”

    我说:“真是胆小。”

    他回了一句:“我就不信,你还敢去。”

    到了晚上,父亲想喝茶,发现家里没有开水了,就把水壶给我,让我去孙呆子的开水店泡。我哼着歌出去了。泡了水之后,我把水壶放到码头边的草丛里,然后,爬上了船。船上很安静,从窗子里,我看到只有女主人在。

    天一点点暗下来了,我正想离开的时候,听到了两个人的脚步声。两个人有说有笑,一个声音明亮,带着抑制不住的快乐,另一个声音有些沙哑。他们钻进了船舱,我看清楚一个是男主人,另一个鲁镇南。鲁镇南在前面,男主人像跟屁虫一样拎着药跟在后面。鲁镇南并没有跟女人多说什么,一进去,就开始脱衣服,接着,就和女人纠缠在了一起。男人看了一会,轻轻掩上门。然后,把跳板收了回来,开起了船。我听见船舱里传来混浊的声音。女人一直闭着眼睛,只看见鲁镇南一直在动,像幼儿园玩的跷跷板。女人雪白的身体晃得我眼花,我没有再往里面看。 船在开,男人一直在抽着烟。我看见他的手边,一把雪亮的柴刀,发着幽蓝的光,我的心跳加快起来。

    不知道开了多久,船停了。岸边是茂密的树林,空气里弥漫着椿树叶苦涩的气味,雨滴在树叶上,像一个人的说话声。船舱里,没有了动静,似乎己经睡着了。我听见男人的脚步声很轻很轻。我的眼睛一眨也没有眨。男人站在门口,提起的手,又放了下来。过了没多久,船回到了白茫镇。男人干咳了几声,在舱门上敲了几下,又抽起了烟。鲁镇南从船舱里出来的时候,顺手从桌上的海碗里拈了一块红烧肉,他脸上堆着满足的笑容,男主人递给他一支烟,他夹在了耳根。

    夜色沉重,黑得像块生铁。

[ 全文完成 ]

::





::

【 范二十一 作品】
...................
明天天亮前,世间将有巨变 :::
安化街少年群像 :::
第二种类的天使 :::
钢筋混凝土之神 :::
白马之旅 :::
黄犬隐士 :::
山像是自己走到了高处 :::

【 葛芳 作品】
...................
梦经 :::
马蹄行走 :::
杂花生树 :::
金兰桥 :::

【 李昕 作品】
...................
撒旦的花束 :::
密 室 :::
少女之死 :::
海豚宾馆 :::

【 司屠 作品】
...................
故人豫襄 :::
满是大海的保龄球(001—070) :::
但我不能追逐爱情 :::

【 孙智正 作品】
...................
大年夜 :::
《句群3》:重复和差异 :::

【 杨莎妮 作品】
...................
巧克力蛋糕店 :::
大桥 :::
冬至进补 :::
七月的凤仙花 :::


【 8439 作品】
...................
盖:::
倒春寒的魔法书:::

【 9√81 作品】
...................
丹江河漂流:::
下火:::
倒影:::

【 阿贝尔 作品】
...................
在飞地上:::
与一盏灯斗争的三个美人:::
寻妻:::
水果糖:::
彼岸的雕:::
怀念与审判:::
天使寻访记:::

【 白莹 作品】
...................
手:::
丁诺的怪病:::
沿着铁路回家:::

【 才少爷 作品】
...................
锄头:::
好像要发生什么事:::
我们如此需要女人:::
你不知道我有多爱她:::

【 陈集益 作品】
...................
一次战争的描述:::
一头猪的遭遇:::
青 蛙:::

【 陈剑冰 作品】
...................
旅途中的音乐是什么:::
寻找古镜:::
红 痣:::
全 蚀:::

【 陈卫 作品】
...................
伤痕:::
冰 桃:::
红:::
喜马拉雅山上的温暖:::
被迫接受(二):::
中间:::
被迫接受:::
世界:::

【 杜撰 作品】
...................
旅行印象:::
鲜血梅花:::
巨乳时代:::
追随一只双肩包浪迹天涯:::

【 耳环 作品】
...................
在砾石与瓦草间行走:::
馄饨如梦:::
香 果:::

【 格那丁 作品】
...................
河上:::
佛教香客在圣地拉萨:::
画外:::
疾病研究:::
医生:::

【 顾耀峰 作品】
...................
酒香四溢:::
苏东坡客死毗陵驿:::
孝陵卫的落叶:::
触摸:::

【 郭平 作品】
...................
金先生的旅行箱:::
格律诗:::

【 何晴 作品】
...................
美狄亚:::
塑料时代:::
朝阳街...:::

【 黑米 作品】
...................
帽子:::
夜正中央:::

【 洪莱 作品】
...................
孤Q正传:::
螃蟹:::
初中生老皮:::
莫泊桑的手表:::

【 胡昉 作品】
...................
生:::
维他命:::
购物乌托邦:::
社会大学:::
成人电影频道:::

【 胡焕胜 作品】
...................
渔夫马丁的故事:::
淮南子:::
罗宾先生的割礼:::
我在鸽笼的羊群:::

【 吉木狼格 作品】
...................
今天我不想惹麻烦:::
俄尔则俄印象记:::
少年朱小康:::
雨的故事:::

【 江南渣子 作品】
...................
海 盗 船:::
水缸里的月亮:::
秘 密 抵 达:::

【 拉撒路 作品】
...................
羊乐园:::
十七号一家故事:::
关于Uncle M:::
羊毛围巾:::

【 黎幺 作品】
...................
挂在嘴边的人三:::
挂在嘴边的人二:::
挂在嘴边的人:::
关于一只刺猬的伪命题:::
肉麻的意义:::
快乐的没有几个:::

【 李大卫 作品】
...................
出了一趟差:::
壮志凌云:::

【 林苑中 作品】
...................
雲上的伊莉莎白:::
万有引力之虹:::
沙发上的月亮:::
缤纷来客:::

【 凌云漫步 作品】
...................
帝国复兴或荒诞不经:::
守株待兔:::
围墙:::
救命绳上的英雄:::

【 柳营 作品】
...................
水妖的声音:::
窗口的男人:::
王 者 有 病:::

【 鲁毅 作品】
...................
简单的、显而易见的、:::
没有这个地方:::
补充与说明:::
一天24小时:::
她:::

【 吕军 作品】
...................
乱 步:::
我爱国王:::
男 解:::

【 罗鸣 作品】
...................
左边城市:::
树上的眼睛:::
水:::
国王:::
丁克先生的最后时光:::
空间:::
白色:::

【 马铃薯兄弟 作品】
...................
夜色玫瑰:::
消失的朋友:::
可伶可俐:::
虚构:::
幻觉:::

【 孟秋 作品】
...................
雾:::
谁出卖了哈姆莱特:::
空话,空话,空话:::
兄弟之乱:::
你想和历史照一张相吗:::
天真杀人:::
多余的德行:::
菁菁校园:::
撒旦福音:::
暗泉:::

【 彭希曦 作品】
...................
我房门上的37张便条:::
南来北往的风,吹得我特他妈休闲:::
卡夫卡与刘德华:::
彭希曦先生:::

【 邵风华 作品】
...................
春节:::
不成熟的男人:::
汽车伟哥:::

【 斯继东 作品】
...................
盗版粱祝:::
白莲堂路144号:::
我知道我犯了死罪:::
我没有父亲:::

【 索尼 作品】
...................
我要去巴黎:::
畸形:::
马格正在死去:::

【 王传宏 作品】
...................
处女:::
社会新闻----有关1996年冬天的一个案件及其他:::
有风过耳:::
谋杀:::

【 王寂 作品】
...................
众神的黄昏:::
镶嵌:::
瞬间:::

【 王一 作品】
...................
行走的门:::
通道:::
关于一条鱼的命题:::

【 西途 作品】
...................
九香:::
对话:::
父亲出走的前前后后:::

【 杨邪 作品】
...................
小说:::
玩笑:::
弟弟你好:::

【 杨遥 作品】
...................
表哥和一次青岛游:::
膝盖上的硬币:::
闪亮的铁轨:::
柔软的佛光:::
你到底在巴黎呆过没有:::
二弟的碉堡:::
白马记:::

【 妖瞳 作品】
...................
光天化日:::
完美的呻吟:::
男人抱紧尸体抱紧我:::

【 弋舟 作品】
...................
遍地诗意:::
时代医生:::
黄金:::
我主持圆通寺一个下午:::
克服:::

【 育邦 作品】
...................
飞 鸢:::
镜 子:::
弹 弓:::
“七·一五”备忘录:::
羔羊的忿怒:::
氓:::

【 袁群 作品】
...................
风先生的下午:::
为何是烟云:::
树鼠:::

【 张敏燕 作品】
...................
美人鱼:::
猫女:::

【 赵刚 作品】
...................
我的姓氏,父亲的帽子:::
时间追击:::
郭图的手枪:::
抄近路:::
锻炼:::
7月39日(长篇节选):::
26岁,时间或光线(长篇节选):::
北纬32°(长篇节选):::
流 淌:::
我的右手:::
疯车:::
等待戈多:::
窗户:::
怠速(中篇):::
小家伙我不懂你说什么:::
一个人或30岁:::
怠速(短篇):::

【 赵月斌 作品】
...................
裸行:::
狂犬日记:::
关于合欢的三种说法:::
一九六○年的月饼:::

【 周海荣 作品】
...................
爸爸和贼:::
最好的一天:::

【 朱也旷 作品】
...................
流氓犯临刑的午后:::
在班车上:::
远望像教堂:::
黄泥路:::
从午夜到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