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翔折翅

赵刚 发表于 2012-8-8 8:37:00

飞人刘翔折了,看见他抱着右腿翻滚在跑道上相信每一个人都会心生悲悯,一个被国人寄予了两届奥运会厚望的运动员终究还是倒下了……

站起身来的刘翔用一条腿顽强蹦向终点,这一幕被媒体过分渲染了,将每一个运动员都可能遭遇到的正常的失败曲解成另外的含义,这对于所有的运动员而言(包括刘翔本人)其实都是不公平的。

当天中断比赛110米的运动员有很多,光是刘翔所在的那个小组就有三个人中途退出的,其他的人都选择默默离开,只有刘翔作出了如此选择,对本人当时的意图我不能够了解,或许是一个运动员对于终点的命运般地迷恋吧!


……

给苏省的一句话

赵刚 发表于 2012-8-5 8:34:00

小苏09年离开南京后首次来宁,除了胖了基本没什么变化。三年多没见又有了新鲜的毛病,喜欢以胖欺瘦,与另外一个瘦朋友之间闹得不大愉快。

小苏这样不好,上帝赋予你才华不是让你在朋友面前炫耀的,它一定别有用途——如果赋予你的一定是才华。

《小姨子》

赵刚 发表于 2012-7-19 8:40:00

写完手上的长篇后准备专心写歌,中国音乐等我一下

 

《小姨子》作词:小赵 作曲:小赵 演唱:小赵

 

 

昨夜酒醉

半夜接到来自云南的一个电话

打电话的是我小姨子

我娶她姐姐时还不认识她

我的小姨子是个博士啊

去年她也生了孩子

我给取名叫了“博士后”

我的小姨子是个博士啊

比她姐姐强多了

我的小姨子也好喝酒的

酒量比我大多了

我明年要去云南开笔会

顺便去看看我的小姨子

顺便跟她跟她喝顿酒

顺便跟她谈谈我的小说观

还要给她的孩子送点礼物

这一夜注定没我什么事

这一夜注定不会太平静

男人就是这么一种东西啊

心里怎么想的嘴里就怎么个唱啊

男人就是这么一种东西啊


……

JULY 39th (Excerpt)

赵刚 发表于 2012-7-3 11:39:00

 From A Novel by Zhao Gang


……

欧洲杯是欧债的欧洲杯

赵刚 发表于 2012-6-20 10:00:00

这届的欧洲杯是欧债危机的背景下展现的,开幕时我就和朋友说过,这届欧洲杯作用是拉动欧洲区经济,因此最大的赢家将是遭受经济危机最为深重那几个国家之一,换句话说,最后的冠军应该是葡萄牙、希腊、西班牙、意大利当中的一个。6月20日八强产生,那四个国家都顺利过关了。

接下去就等冠军了。我应该参与赌球的。

预测一下,玩个开心:

6月22日凌晨2时45分 捷克VS葡萄牙   结果 葡萄牙胜出

6月23日凌晨2时45分 德国VS希腊       结果 德国胜出

6月24日凌晨2时45分 西班牙VS法国    结果  西班牙胜出

6月25日凌晨2时45分 英格兰VS意大利 结果 意大利胜出


……

小说没有完美的那一天——赵刚访谈三(作者:夏心懿)

赵刚 发表于 2012-4-17 11:03:00

知觉:国外有一种看法,希望个人想象力的增长能刺激人们关心别人,作为一个“以想象力维持生活”的作家,你有何看法?作家是不是应该多承担一些什么?


……

小说没有完美的那一天——赵刚访谈二(作者:夏心懿)

赵刚 发表于 2012-4-17 10:58:00

知觉:就我对小说史的理解,西方的小说写作,到了罗伯-格里耶的新小说那一派,整个世界文学层面上的小说再往前走,感觉很困难,几乎已无路可走。虽然他有篇文章叫做《未来小说的一条道路》。
……

小说没有完美的那一天——赵刚访谈一(作者:夏心懿)

赵刚 发表于 2012-4-17 10:46:00

……

介绍の李叔同《送别》

赵刚 发表于 2010-12-10 19:50:00

词:李叔同 原作:J·P·奥德威(JohnPondOrdway)

改编:李叔同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斛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送别》曲调取自约翰·p·奥德威作曲的美国歌曲《梦见家和母亲》。李叔同在日本留学时,日本歌词作家犬童球溪采用《梦见家和母亲》的旋律填写了一首名为《旅愁》的歌词。而李叔同作的《送别》,则取调于犬童球溪的《旅愁》。《送别》不涉教化,意蕴悠长,音乐与文学的结合堪称完美。歌词以
长短句结构写成,语言精练,感情真挚,意境深邃。歌曲为单三部曲式结构,每个乐段由两个乐句构成。第一、三乐段完全相同,音乐起伏平缓,描绘了长亭、古道、夕阳、笛声等晚景,衬托出寂静冷落的气氛。第二乐段第一乐句与前形成鲜明对比,情绪变成激动,似为深沉的感叹。第二乐句略有变化地再现了第一乐段的第二乐句,恰当地表现了告别友人的离愁情绪。
……

消解中国高房价的唯一途径

赵刚 发表于 2010-11-22 9:01:00

消解中国高房价的唯一途径就是来一场通胀,当街头的烧饼卖到一千五百元一块的时候,中国的高房价就不再是问题了,既不是经济问题也不是政治问题了,那时只有烧饼们才是人民的问题。

我其实想说的是,如果有一天我们被一场通胀歹徒一般洗劫一空,根源只出在今天的高房价上。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5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