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没有完美的那一天——赵刚访谈三(作者:夏心懿)

赵刚 发表于 2012-4-17 11:03:00

知觉:国外有一种看法,希望个人想象力的增长能刺激人们关心别人,作为一个“以想象力维持生活”的作家,你有何看法?作家是不是应该多承担一些什么?

赵刚:我不知道你这个问题的具体指向,只能想当然地回答。“希望个人想象力的增长能刺激人们关心别人”,这种倡议肯定没问题,而且我认为即便没有想象力的人也应该互相关心,所有的人都应该承担社会的共同的责任,不能要求作家多承担,就像你不能强调大个子的人多承担,或者病人应该多承担,再或者健康的人应该多承担,大家应该共同承担,只强调作家或者有想象力的作家要多承担,那对我就是不公平。

 

知觉:你认为你是个负责的作家吗?

赵:我干吗要负责?对谁负责? 如果非要有,我愿意只对小说本身负责,而且仅仅是尽力,不负完全之责。

 

知觉:我发现你说的小说好像是个常态的人物,说说他跟你的关系。

赵刚:是我同窗和同床。同窗时相濡以沫,同床时各打各的算盘。

 

知觉:在这之前的诗歌呢?又是怎样的一个角色?

赵刚:我尊敬诗歌,到了敬而远之的程度,现在。 

 

知觉:作家对写作的兴趣一般源自阅读,然后自觉的成了写作者。你最初的写作有临摹对象吗?

赵刚:临摹?我少年时自觉可以成为浩然那样的作家。不会临摹吧。

 

知觉:你的才华凭空而降?而不是阅读的积累?

赵刚:说不大清楚,我只管吃鸡蛋,不问是不是鸡生的,或者是哪只公鸡生的。它们又是怎么生的。

 

知觉:你的作品中多次写到狗,比如《怠速》,《739日》,小说集《活在树上的狗》甚至以此为题,你喜欢狗或者宠物吗?

赵刚:不喜欢。

 

知觉:为什么多次写到狗呢?

赵刚:想和他们缓和一下关系,以前被他们咬过。  

 

知觉:你还写过一辆车,平时你开车吗坐车吗?

赵刚:我修理车,以前。

 

知觉:你的作品中几乎没有农村题材的,这跟经历有关吗?

赵刚:应该是有关系的吧!可一个作家非要写某种题材吗?

 

知觉:我注意到你(曾经)比较多的阅读国外作家的作品,是不是国内作家都已成了过去式,你不能从中得到营养?那么说说你喜欢的作家。

赵刚:喜欢的作家有很多,大部分都不是华人。还是不报名字了吧!

 

知觉:有个关于阅读的问题:在《万有引力之虹》译本出版之前,你是通过怎样的途径读到的?

赵:我为了读它准备自学英语,未遂,于是寻找品钦的一切中译本作品,我通过读他的其他小说最终完成对《万有引力之虹》的阅读。阅读有多种方式的,并不是非要捧着一本《万有引力之虹》一页一页地翻看才是阅读。

 

知觉:06年品钦的新作《顽抗审判日》,长达1085页,对于一般读者来说读完是个艰巨的任务。对于这样一部超长的小说,你会去完成阅读吗?

赵刚:他写得长我就拉长时间读,譬如经常有人说某某作家花了一生的时间写的那部小说你看了吗?我就回答,他用一生时间写的我就用一生的时间来阅读。

 

知觉:如果有机会问品钦一个问题,你会问什么?

赵刚:为什么他总躲开大家?

知觉:他认为读者们吃鸡蛋就行了。

赵刚:我也可以代品钦问你们一个问题,为什么非要找到我?

 

知觉:你怎么看官方作家和民间作家?

赵刚:赵刚:现在有很多人都在关注作家的官方或民间的身份问题,在我看来没有官方作家和民间作家之分,只有作家和非作家。无论官方还是在野,这都是个人的选择,在不妨碍第三者的前提下,别人没必要太纠结。
关键的问题在于个人的作品质量,如果一个作家写得很烂,就是变成神仙也不入流。
再插一句,在艺术上我从不信任团体的力量,也不信任团伙乃至团结的力量。

 

知觉:在一本1923年出版的《笔与书》上,马克·吐温用铅笔批上了“没有什么比像卖烟草一样,用推销手段来卖书更愚蠢的事了”。几乎一个世纪后,在这个炒作的时代,在这个“腰封大师”横行的时代,作家会毁于商业吗?

赵刚:轻易被艺术之外的手段毁坏的还是艺术家吗?被商业毁坏的只能是商人,艺术家只可能被艺术毁坏。

 

知觉:你对自己现在的创作满意吗?

赵刚:还可以写得更好。

 

知觉:你自认为写得最满意的是哪一部作品?

赵刚:最新完成的一个长篇《撒谎者》和一个短篇《佛笑灯开》,目前是自己喜欢的。因为是最新完成的,像一个家庭里父母普遍都喜欢最小的孩子一样,南京话叫老巴子。也许等到新的作品出来我又会移情别恋,说不准的事。

 

知觉:你为什么写作?

赵刚:你们总喜欢问这种问题。为了小说,我可以写出好的小说。

 

知觉:对今后的写作发展有什么具体打算?

赵刚:写。

 

知觉:希望能不断读到你的好小说。 

赵刚:你会的。

 

  • 标签:赵刚 
  •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