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太严肃


中国小说的一个问题是它承担了太多不属于它的责任,总是搞得一本正经,太过严肃。小说原本就是一种游戏,不妨以游戏的态度对待它,先写得好玩再说。比如卡夫卡的《饥饿艺术家》明显带有游戏性质,虽然这是一种黑色的游戏——游戏中透出一股阴冷。麦克尤恩的《立体几何》也是一个游戏,表面看很恐怖,但整个调子是明快的,并无《饥饿艺术家》的冷峻。埃梅的《穿墙记》更是一个游戏,虽然其中也有道德的寓意,但作者并不刻意追求这种意义,他只是玩了一个游戏,调子更为轻快。比较蒲松林的《崂山道士》,可以看出中国小说的弊病,我们太重视小说的载道功能,总不能以无功利的游戏态度对待它,以致严肃的寓意损害了它的自由天性,本来小说是可以写得蛮轻松,蛮好玩的。接下来的问题是,小说是否只是一个纯粹的游戏?游戏是它的本质吗?满足游戏趣味的就是好小说?如何平衡寓意与游戏?值得深思。
本贴由作者于2012-10-21 16:56:21修改过

本贴由格那丁于2012-10-21 16:50:13在〖新小说论坛〗发表.

config

本贴跟从标题:

[ 回复本贴 ] [ 返回浏览 ] [ 关闭本窗口 ] [版主编辑本贴] [作者编辑本贴] [浏览1289次]


回复: 别太严肃

用户: 第一次发言自动注册
密码: 作品性质
标题:
验证码: *

UBB :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超链接 插入电子邮件地址 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文件 插入RealPlayer文件 插入Media Player文件 引用
颜色   字体   字体大小
内容:
音乐MIDI: 图片URL:
链接名称: 链接URL:
邮件地址:
上传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