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短回答


一张照片拍出来,就已经是虚的了,更遑论是文字了。
【格那丁案】我这里所说的写实是就小说的“写实”而言,特别是就小说的现实主义而言,而不是哲学意义上的“存在与意识”问题,谁也不会愚蠢地认为语言文字上的“树”等于门前的那棵树。要说哲学的“写实”,问题可就复杂了。比如作为通名的“树”,1、它有所指,2、它是一个开放的摹状词集合体,3、其意义来自因果历史链条,4、在摹状词集合中具有优先排列顺序,5、它只相对于可能世界而非现实世界,6、其含义是识别、确定所指的依据、标准或手段。可参见弗雷格、罗素、塞尔、克里普克、普特南等哲学家对这个问题的持续讨论。所以,我们得局限在小说“写实”意义上来讨论这个问题。这样看来还是有写实与非写实区分的,凡是用语言模仿我们的认知表象,力求符合其事实结构的文学写作方法都可以称做写实主义。
我认为小说的最高指向,是探索人类的困境。
【格那丁案】我不赞同这个观点。心理学、社会学、哲学、神学,包括物理学、人工智能等也在探索人类的困境,尤其是宇宙学走得更远,已经达到了考问生命存在意义的边界。但是,他们写出来的为什么不是小说?小说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再缩小范围,就文学而言,小说与诗歌、戏剧有什么不同吗?比如,小说是阅读的,戏剧是演唱的,这说明什么?是否说明它们各有其特殊性?这特殊性代表什么?其重要程度如何?比较同一题材的诗词、戏剧、小说是很意思的,如《长恨歌》《长恨歌传》《长生殿》等。
至于写虚写实,正写侧写,怎么顺手怎么弄。
【格那丁案】“顺手”是个人习惯而不是文学价值的评判标准。有时为了文学效果,我们往往会放弃“顺手”,而故意弄得坎坷不平。写作方法必须服务于文学的最终目的与效果,这样理解“顺手”的话我倒是赞同的。所以,这里的“顺手”有两层意思:作为手法的顺手与作为目的的顺手。
什么样的素材适宜什么样的写法,那是各人的文学感悟。
【格那丁案】这是对的。
——————————————————————————
小说,在大处说,是探索人类的困境,从小处说,每个小说,都是谋求表达出作者所认为的精神概念,展现作者当下的精神世界,这个概念有可能是潜意识的,有可能是有意识的,虚写实写,正写侧写,不过是抵达这个概念的途径而已。
【格那丁案】这个问题在“人类的困境”那里已经说了。补充一句,即使探索人类困境或精神世界这一论点成立,但选择路径、方法不同,其系统建构与效果也会不同。实在是生成的而不是构成的,实在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种存在。可参见存在论与过程论及复杂性科学的讨论。
还有一个特别重要,老生常谈的,文学无禁区。
【格那丁案】这本身就是一个禁区了!即,文学的禁区是“没有禁区,怎么都可以”。真是这样吗?真是这样就没有文学了。我们为什么不按逻辑推理写小说?为什么要采用叙事法写小说?为什么不像诗歌那样采用同构模式写?(米兰.昆德拉就认为小说是反抒情的诗)当然我是反对设置狭隘禁区的,我从来不反对现实主义写法,因为我们都是从那里走出来的,我感觉写实比非写实更考功力。一句话:不论用什么方法,要写得好,这又回到了那个价值判断标准那里了。这个问题太大太复杂,我就不在这里论述了。
简单回答这几句,因为牵涉面太广,言不尽意。
本贴由作者于2012-3-29 18:16:12修改过

本贴由格那丁于2012-3-29 11:03:05在〖新小说论坛〗发表.

config

本贴跟从标题:

[ 回复本贴 ] [ 返回浏览 ] [ 关闭本窗口 ] [版主编辑本贴] [作者编辑本贴] [浏览1445次]


回复: 简短回答

用户: 第一次发言自动注册
密码: 作品性质
标题:
验证码: *

UBB :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超链接 插入电子邮件地址 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文件 插入RealPlayer文件 插入Media Player文件 引用
颜色   字体   字体大小
内容:
音乐MIDI: 图片URL:
链接名称: 链接URL:
邮件地址:
上传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