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不答应


              人民不答应

   文/东方安澜

  一

  金秋的天气好的没话说。王志文背着背包,走在回家的路上,有一阵蹦蹦跳跳的冲动。今年市里组织台湾万人游,王志文是市作协的秘书长,也有幸被列入名单之内。刚才大巴上下来,他径自先走,把正在和每一个人握手道别的陆副主席等人丢在后面。

  王志文停下脚步,点燃一支烟,微风拂过脸颊,卷走了第一缕烟岚,他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一个礼拜台湾游,许多地方都不能抽烟,想掏烟,看看人家都不抽,又不知道所在的地方能不能抽烟,怕惹出事端来,只能强忍着。在参观台湾博物馆出来的走廊上,实在是熬不住了,刚吸两口,就被工作人员勒令掐灭,自己闹了个大红脸。好像自己丢了全大陆人的脸。

  王志文沿福山塘边的人行道上缓步地走着。回到熟悉的土地熟悉的环境,感觉所有的东西在都向自己投怀送抱,亲切得不得了,似乎秋天里的一切都是自己的,生出恨不得把秋天搬回家珍藏的欲望。心情好,王志文并不急着回家,沉浸在秋天里。与喜悦同在,与幸福相伴。

  王志文把背包撂下来斜跨在左肩上,又点燃了一支,烟岚像喜悦的精灵,围绕在自己周围,随着走走停停的节奏跳跃升腾。这次台湾行的点点滴滴,在自己颠簸的脚步里,不断跳出来,一路走一路回想,喜悦感在头脑里层层扩散,不知不觉,王志文把平时二十分钟的路程走了一个半小时。

  老婆回家,王志文已经做好了晚饭。女儿住校,不在家,但两个人因为有了台湾的话题,有说有笑。王志文发挥自己作家的特长,把台湾风光和台湾的所见所闻,讲得绘声绘色。王志文平时寡言少语,一开心也是眉飞色舞。这次台湾行从他嘴巴里出来,添油加醋惹得老婆嘎嘎嘎一连串笑声。老婆因为是司法局公证处的领导,作为公务员,接下来也会轮到去台湾,所以听得格外仔细认真。

  王志文是老宅男,因为有电缆厂的股份,已经五年没上班了,主业是老婆女儿的后勤部长。星期五傍晚去学校接女儿,风雨无阻。王志文做着本市作协的秘书长,听起来是个“长”,但小小县级市的作协,都是空衔,没官饷。这个秘书长唯一的出场,就是年终作协主席台上,最最靠边的位置,给他设置了一只凳子。

  夫妻的互补性在王志文两人身上体现得最为真切。他老婆开朗大方,王志文就不善于交往,还有些孤僻,不写文章,就练练书法,或者干脆背个画夹,出门写生去。他这个秘书长不秘书长的头衔,还是几年前,文联主席吴人杰老娘分家产,老婆出了大力,吴主席投桃报李的结果。那年吴主席刚刚上任,手下要拉一批干将,王志文就阴差阳错,做了这个秘书长。

  王志文不是场面上的人,一味钻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和文联一帮领导就很疏远。虽然文联的领导很多也写写书法,有了共同爱好,照例找到共同语言不难,但王志文就是受不了那一腔官味。看来此书法和彼书法搞不到一块,吴主席对他有点失望。老婆劝过他几次,希望他多走走上层路线,虽然虚衔不打工资,但毕竟是个官位,面子上也光彩。而且万一哪一天天上真的掉馅饼,有官位终究是抢馅饼的最佳位置。

  王志文饭桌上讲得兴致勃勃,

  “你看,你老说秘书长不打工资,这不,台湾游还是有甜头的吧”。

  王志文被老婆小小一诘问,一下子噎住了。只得朝老婆翻翻眼皮。

  “我经常说,你反正呆在家屁事没有,文联里常走动走动,熟络熟络关系,你跟小孩子一样,不听话”。

  “哎,文联里去,他们一个个官老爷那样坐在那儿,我立无立处,站无站处,周身不自在”。“再说,从大菩萨到小菩萨一圈拜下来,我这浑身是鸡皮疙瘩。”

  夫妻两个话不投机,王志文起身,收拾筷碗。

  王志文系着围单在厨房洗刷,心里默想刚才老婆的话。自己平时来往的都是一些小人物,看相的、小教师、电厂职工、小公务员,虽然个个不要说才高八斗,也是都有自己独门秘籍,可惜都是一些边缘人。这次和自己同去的,不是科长就是局长,所以自己下车时没好意思打招呼,有点自卑地径自先走,溜之乎也,自己也觉欠妥当,但跟春风得意的他们相比,自己就是自信不起来。

  正在自己胡思乱想,门铃响了。门铃清脆悦耳,王志文不用听,就知道姚小玲来了。长久坐家,王志文从门铃上有了感觉,清脆连续的是熟人,门铃躲躲闪闪的,一般都是上门求事的。姚小玲跟老婆是同学,碰巧也是作协的理事,两家石林小区的住房,又是一起买的,一家楼上一家楼下,几重关系,两家就格外亲。

  “新世纪好男人,还在厨房忙呢”。

  姚小玲走进来,敲了敲厨房的门。

  “嘿嘿,我是没出息,还是你家那位好,开公司赚大钱”。王志文挤了挤脸,苦笑了一下。

  “我家那位可没你这么嗲老婆”。

  这时,老婆在客厅喊了一声,姚小玲转身过去了。


  二

  第二天上午,王志文刚泡好一杯茶,铺开宣纸,打算练练字。刚想关掉手机,接到了文联吴人杰主席电话,叫他有空去文联。王志文迟疑了一下,心里盘算刚去过台湾,会有什么事?年终总结又不到时候。从内心里,王志文本能地有些抗拒,实在是怕见那些一本正经的官老爷。

  不过既然主席亲自打电话,硬硬头皮也得去一趟。

  王志文到文联的时候,十点差两分,正是办公的一个小高峰。走廊上走过,虚掩的门里望进去,茶雾烟雾雾气腾腾,王志文不自觉怯了一下,想人家工作得热火朝天,自己二流子一个。一个闲散人员和门内的世界实在格格不入。

  推开走廊底里文联主席办公室的门,吴主席坐在办公桌后面,夹着烟的手指凑在嘴边,眯着眼对着前面墙上的“厚德载物”凝神静思。门虚掩着,王志文敲敲门,吴主席看见,马上换出一幅热情的面孔,脸上的皱纹里能开出花朵来。

  “喔唷,志文来了,坐,坐”。

  王志文被他热情地一招呼,一阵温暖。

  一位美女给王志文泡了杯茶,搁在茶几上。王志文看着有点面熟,一时半会想不起,只好冲她笑笑,“谢谢”。

  吴主席递过来一支烟,
 
  “志文呀,你有空,也不常过来坐坐,这里是你的娘家,难道一定要打电话你,你才来”。吴主席带有关怀的责备,听在心里更加舒服。

  “不,不,我一个闲散人员,过来打搅你们,这怎么过意得去呢”。

  “志文,你我之间还客气什么,只要我在这儿主持工作,随时欢迎你过来吗”。

  吴主席说这句话,很义气。不管怎么,王志文听着很舒服。自己知道,这都是老婆的功劳。如果不是老婆,自己算个屁。尽管自己文章书法画画在市里也算顶级,但这些属于副业,做官才是主业。副业弄得再好也是狗屁,人来人往拼的都是人情和利益。

  “谢谢吴主席盛情,今后一定过来多多请益”。

  王志文不知道吴人杰今天找他来的目的,既不便贸然相问,又不好胡乱说话。只好跟他客客气气打太极拳,静观其变。烟一支接一支的抽,吴人杰也不急于提什么事情,跟他聊着台湾,王志文也不客气,接着吴人杰递过来的中华,吞云吐雾。刚开始还留个心眼,揣摩着吴人杰的话,后来聊的多是瞎话,王志文就慢慢放松了下来。这时想起来了,刚才给他泡茶的美女叫王美玉,是去年才加入作协的,在年会上,肖主席曾经介绍过。

  话题转移到几位同游的老干部身上。王志文心口像是被撩拨了一下,隐隐约约了什么,因为几个老干部都在骂骂咧咧,不满意自己的退休待遇,这次台湾游,也是对他们的一个福利安排。算是安抚。王志文和吴人杰聊到几个共同认识的老干部,翻了会他们的陈年旧事,说到趣头上,两人哈哈大笑。趁着高兴 ,吴人杰话锋一转,
 
  “志文,今年是换届年,从上到下都要换,你有什么想法”。

  王志文一愣,因为不热衷做官,连换届这么重要的事情也忽略了。

  “哦哦”,因为没有准备,一时语塞,不知说什么好。

  “我接受领导的安排”。

  “志文啊,文联党组研究过,也跟作协肖主席通过气,准备提名你为文联的副主席”。

  “不不不,我才疏学浅,怎么能当此大任”。

  王志文十分意外。

  “你不要客气,这不仅是我个人的意见,也同文联各位通过气,今天找你来,就是征求你的意见”。

  吴主席把“个人的意见”咬字咬的很重,其意不言自明。

  王志文听出来了,心里诚惶诚恐。

  “吴主席,我资历浅,能力弱,我看是否请各位领导重新考虑”。

  文人好激动,加上没有足够的思想准备,王志文的声音有点颤抖,在空气里一弹一跳。

  吴主席透过茶杯里的雾气,观察着王志文的表情,一脸高深莫测。

  “志文,喝水喝水”。

  “文联和作协考虑,你提上来,空出来的秘书长呢,由姚小玲接替,你看呢”。

  “吴主席,姚小玲接替我,我没意见,她本来就是作协的理事,又是女同志,至于我做文联副主席,我恳请领导们再慎重考虑”。

  王志文压抑住喜悦,口头上谦让着。

  王志文走出文联大门的时候,大家开始陆续外出中饭,吴主席跟他打了个招呼,说有个饭局,中午就不留他吃饭了。王志文对吃什么好吃坏吃没什么讲究,回家剩饭微波炉里转一下也能对付,所以并不计较。反而因为怕应酬,潜意识里希望出来不要碰见熟人。

  三

  晚上老婆回家,把事情跟老婆一说,老婆喜上眉梢。

  老婆高兴,话就唠叨个没完。王志文开始也高兴,下午买菜烧晚饭,一直在琢磨这个事。事情想多了,就发现不对劲,总觉得这是个馅饼,玄玄乎乎。


  老婆在开心的头上,王志文不便泼冷水。一晚上,都是老婆在说话,王志文一味附和,按照平时老婆的脾气,看到王志文唯唯诺诺,又要骂他是扶不上墙的泥巴。不知老婆今天吃错什么药,心情格外好,对王志文的懦弱,也没有揪住不放。

  老婆不断地说话,在餐桌灯的照耀下,王志文发现了老婆左脸颊太阳穴上的一个灰点,起初以为是脸颊的阴影,王志文打开顶灯,灰点还在,王志文伸手过去,想把那灰点粘掉,又没成功。老婆看她向自己脸上伸手,用中指拨拉,没在意,继续说着她的话。

  一个灰点,比蚊子还要细微,要不是王志文眼尖,不易察觉。这个灰点既不是阴影也不是灰尘,王志文瞪着个眼睛呆愣在那,老婆的话纷纷扬扬,王志文脑袋里空空荡荡,任由自己的思绪漫无目的地飘荡。那灰点熟悉又遥远。他蓦然心里一动,马上蹑神摄魄整理好精神,联想到外公的脸,那密密麻麻的老年斑,王志文突然一阵恐惧。

  王志文点了一支烟,缓了缓神。烟雾、文联、主席、吴人杰、作协、秘书长这些东西在他脑子里又一次滚过,最后定格在吴人杰那张脸上。王志文始终觉得,那张满脸老年斑的笑容里包含着无数捉摸不透的内容。老婆说他是在还人情,可人情也有时限,什么红利,也有尽期,过期也会作废,再说四年前已经还过一次了。王志文摇了摇头,把烟头掐灭在烟缸里。

  老婆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你今天去文联,有没有看到一个女人”,

  “女人?跟我有什么关系”?

  “神经病,你还想跟你又关系啊,想得美。是跟吴主席有关系”。“这个女人会来事,自己本来是烈士陵园的临时工,吴主席帮她调到自己身边当秘书,变成了事业单位”。

  王志文这才想去那个给他倒茶的王美玉。

  “我单位同事说,夏天的时候,还看见两个在光福吃船菜”。


  四

  进入十一月份,作协开了两次理事会,商量新进作协人员名单。至于王志文的变动,文联还没最终敲定,大家风闻,纷纷祝贺他。王志文自己是无所谓,但被大家这么一贺,众人一炒,就好像感到自己已经是文联副主席了,从无所谓到有所谓,真的是一步之遥。有人要他请客,大家跟着起哄,王志文推却不掉,就在长发隆大酒店摆了一桌。不过,保持了低调,仅限于作协肖主席陆副主席和几位理事。

  摆过酒,天就冷了。王志文再次被吴主席召到文联。因为心里有底,王志文走进文联大门一身轻松。仍旧是那个主席办公室,仍旧是那个吴人杰主席,但气氛完全不是那回事了。这个气氛,形同在毛主席死的时候,全民发黑袖套的气氛。王志文一怔,搞不清楚哪儿不对。

  吴主席一脸凝重。

  外面不过是寒冷,而吴主席的面容上凝聚了一层霜。

  有那么半秒钟,王志文手足无措。

  “志文啊…………”

  吴主席的语气沉缓有力,像在主持谁的追悼会。

  “志文啊,文联党组研究,一致同意你担任文联副主席。本想形成正式决定下发下去,可是在这节骨眼上,收到了这几封信”,

  吴主席停下来,拿起桌上几个信封,像扑克牌那样捻开,

  “这几封人民来信,反映你的问题,弄得我也很为难啊”。

  “副主席”、“人民来信”、“为难”,王志文皱了皱眉头,想自己从不惹是生非,最多喝个小酒,能得罪谁”?

  王志文沉默不语。

  “哎,志文啊,人民不答应啊”!

  吴主席缓缓的语气,带着深深的无奈,深深的愧疚。

  空气凝冻住了。

  两支烟吸过,王志文定了定神,

  “哦,吴主席,不好意思,实在对不起,让领导们为难了”。

  “你知道,我是一个闲散人员,也不会做工作,为人民服务的能力实在欠缺。这样,我表个态,服从人民的选择,听从领导的安排”。

  “志文啊,你是一个好同志,我了解你,但是人民群众中有些人不了解情况,让你受委屈了”。“我们一定尽快了解信中反映的情况,还你一个公道”。“不过在此之前,你还得委屈一下”。

  “是的是的,我明白”。

  王志文明白,话说到这儿,再在办公室里呆下去已没有意思了。告辞出来,才发觉自己连一杯水都没喝上,又多抽了烟,喉咙口像火山,急忙跑到小店,买了瓶矿泉水,一饮而尽。

  丢掉瓶子,天空中已经飘起了小雪。


  五


  再见吴主席,是在作协的年会上。王志文本来不想去,老婆劝他,你不去显得你气量狭小了。王志文想想有道理,就去了。进会场时,他看见王美玉在主席台前忙碌。开始不以为意,等到正式开会,却发现王美玉赫然坐在自己旁边。

  官场的套路,吴主席总结一年文联的工作,肖主席报告作协一年的工作,最后一项,当肖主席介绍完新入作协的人员后,吴主席宣布,王美玉任作协新一届秘书长。

  王志文和王美玉站起来,面对观众席,轻轻地握了握手。

  底下响起一片热烈的鼓掌声。

                12、3、3改毕

本贴由东方安澜于2012-3-12 20:37:58在〖新小说论坛〗发表.

config

本贴跟从标题:

[ 回复本贴 ] [ 返回浏览 ] [ 关闭本窗口 ] [版主编辑本贴] [作者编辑本贴] [浏览1187次]


回复: 人民不答应

用户: 第一次发言自动注册
密码: 作品性质
标题:
验证码: *

UBB :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超链接 插入电子邮件地址 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文件 插入RealPlayer文件 插入Media Player文件 引用
颜色   字体   字体大小
内容:
音乐MIDI: 图片URL:
链接名称: 链接URL:
邮件地址:
上传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