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萨特《存在与虚无》的小说看点(四)


但是,有一种意识,那至少我要扮演外交家或海员就是白费气力,把自己看作为一个多余,它只是作为一种存在的回忆,虚无化既是存在的虚无化,直观面临的是一个在自身中既不是完全又不是不完全的自在。设想出来的自然倾向并不能摆脱困境,重要的仅仅在于欠缺者和存在者相互表现,或者被把握,就是那纠缠干渴的干渴。它消失于同一性的自在中,是不可能超越的痛苦状态。总之,它是它所是,它而且承受它,价值似乎是不可琢磨的,如果说,在这个意义上讲,尽管是以不同的方式,而这些早又驱逐于瞬间之外了,况且混淆主观性和有限性,使之陷于一种神妙莫测的观念而避免可能性的纯粹逻辑的展开,简直是无对应的实在,从原则上讲都注定要失败的。它们由于不能穿过玻璃而在窗户上碰撞,或者,分离开的东西,在“没于世界的杯子”的境域内出现了:因为,赋予存在以个人存在的东西,没有自我性,没有个人。
有关记忆的全部学说是以设定过去的存在为前提的,假如一切都是现在的,我们也就不可能用纯粹借助于现时的那些因素去组成“过去”的范畴。一个空屋,一种回顾,一种错乱,都不能达到这点。过去不是乌有,必须有一种过去,前者曾经存在,过去不会被一个现在的存在所拥有,人们丝毫也不需要求助于我所不知的过去的行为来解释这一现象。曾是意味着,我郁郁寡欢或洋洋自得,我是我的过去,如我不是的话,犹如说我现时不是我的过去,这不能是一个事实,当然这是对过去而言。我之所以不能返回去,就是在过去和现在之间,从中推断不出任何命令式来,我们就会发现不可分割的一对:存在与虚无。
鉴于此,它自身潜在地成为自为,或者说,时间是一种幻觉,这仿佛就在念叨主题性预见的最小可能性,将来是我要成为的东西,将来就不能存在。
通常把它们视作可写之物,靠近存在的世界,作为自我涌现之处的将来之中。这样描绘的将来,这样一个后再变成一个前,“对时光听之任之吧!”事情大概如此,这并非是状态局迁居后的,谁会想起哪个瞬间的多样性呢?这种潜在的连续性,不可否认的分离趋向,如康德说的没有既定的综和,或者说若干微容器或瞬间的自在如何可以自我分解成自我聚集到一个时间的统一之中。仅有一个存在的维度,却作为分离而“被存在”的虚无。简而言之,这个东西,那个东西,由于产生之故,也不能被否定。一言以蔽之,现在的出神状态,除此之外,就不再是一种变化。

本贴由吕保民于2008-4-2 0:32:05在〖新小说论坛〗发表.

config

本贴跟从标题:

[ 回复本贴 ] [ 返回浏览 ] [ 关闭本窗口 ] [版主编辑本贴] [作者编辑本贴] [浏览2337次]


回复: 关于萨特《存在与虚无》的小说看点(四)

用户: 第一次发言自动注册
密码: 作品性质
标题:
验证码: *

UBB :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超链接 插入电子邮件地址 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文件 插入RealPlayer文件 插入Media Player文件 引用
颜色   字体   字体大小
内容:
音乐MIDI: 图片URL:
链接名称: 链接URL:
邮件地址:
上传图片: